2016-02-22

愛美香港人,從不抗拒簡化字体

日藍

天氣小姐說,天文台錄得氣溫攝氏3度。這是什麼時代?香港人有生以來都未曾在家門前沉醉過猶如置身北國的氛圍。天文台科學主任正解釋著嚴寒天氣的因由,預測寒流走勢,大家卻調侃本地的氣象權威,輸給美國的香港降雪預報。

敗了!香港天文台敗給美國氣象局,因為「蠻不講理」才是王道。我們從來對美國氣象預報不屑一顧,手機裡的是香港天文台出品的應用程式。但大家都知道無論香港天文台的預報有多準確,總是不敵「香港落雪」這份前所未有的浪漫。

旺角騷亂,行政首長一句「暴亂」,我們見識了維穩媒體的善變筆風。官員天真地一本正經的分析暴力,何嘗不是重蹈天文台科學主任的覆轍?也許,我們總觸摸不到官員對著媒體喊話的真正用意,但最笨的莫過於隨之起舞的研究和討論。當我們都趕上大帽山看雪,誰還在意天氣預報失準的原由?

頃刻間,媒體流轉了「內地年輕人致香港『回歸一代』的公開信」,雖然我們這一代都明白,能在內地網上流傳東西,本來已有某種象徵意義。果然,公開信宛如《環球時報》對電影《十年》的評論,至於內容是什麼還重要嗎?反正大家都知道中央電視台和騰訊都因為《十年》而一反傳統拒絕轉播金像獎頒獎典禮,這不啻是香港人常見的另類天文異象。(雖然年輕人都習慣了!)

教育局的文件挑起了簡體字爭議,卻喚起官員對社會溫度的知覺,連「Tree Gun」議員也嗤之以鼻,教那「掂局長」情何之堪?大家激烈討論,我們大多看到一面倒反簡體字的論點,簡體字是否真的一無是處?然而,這個重要嗎?

2016年,顯然並不是迎接簡體字時代。友儕間對於中國這十年的高速經濟增長所帶來的效率文化,已經相當疲憊。廣東道莎莎店員的服務效率,屯門樓價的增長效率,銅鑼灣金店外小孩的如廁效率,上水車站外水貨客的搵食效率,強力部門境外的執法效率,在在都訴說一個無力時代的悲慟。

「浪費時間」才是浪漫的。這些事情,王晶不會明白,著他上YouTube找段Asha的「Dear TVB,」片段,看看那位操流利廣東話的英國少女豐富悅目的五觀表情,就勝過千言萬語了。追求效率的人生,是浪費的,是無聊的。我們只知道日本很多人窮畢生時間醉心設計,為的就是要「浪費時間」,卻令生活更美,更細緻,更有意義,造就了一個令人嚮往的生活國度。

「回歸一代」喜愛蠻不講理,我們會為那份一萬公里外的氣象局的「予想下雪」預報而變得瘋狂。我們擁抱簡體字,只會因為她的美感,而非效率; 我們深入鑽研一種文字,只會因為愛上其背後的文化,而非家長的行政指令。

簡化字体很恐怖嗎?其我們從小就很好「学」,因為足球小將裡,戴志偉讀的是「南葛小学校」,而非「南葛小學校」。雖然韓流幟熱,但我們仍愛日本美學。也許,設計師和字型專家可以為日文漢字和中文簡體字的美學差異進行連續十天的圓桌夜話,但我們只認識這種熟悉的文字體系長期浸淫在細緻美學的生活之中。雖然對著專家會黯然靜寂,但心裡早已強烈表態。

廣告人最愛挑撥這種曖昧情感,家長式命令在自由世界就是不管用,為了獲取心儀對象的歡心,會無所不用其極,「政治正確」或是高富帥,這個還用說?有多少和味濃廣告令商品大賣?東海堂的經典中日混文關公廣告,除了在東京的香港人圈子裡泛起過一陣漣漪,我們還是樂於站在小嶋陽菜的一方,細味那日式糕餅的情愫。

又有多少廣告勇於擁抱簡體字和中國風而叫好叫座?我見過,我真係見過!回歸前後,香港廣告年輕人都愛北上,「住好啲」等品牌的摩登文革美學也曾燦爛綻放。然而,當時還沒有「本土派」,還沒有「自由行」,還沒有「港滬通」,還沒有「支付寶」,還沒有「藝文青」,還沒有……

二月底了,剛剛朋友發來另一超強寒流三月抵港的預報。三月飛雪?Come on! 如果三月十四日那天能在海旁看雪,會是何其浪漫!除非你是專家Dic……



為了感受文化,才會主動學習一種語文或字體





















想不到在東京的香港人,看了這個廣告,比我們反應大得多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