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2

大男人

柳凝

K房,說來老套,一是我相信唱K不再是時下年輕人的玩意,走在街上也不敢大聲講:「唱K啦喂!」感覺像叔父輩吹雞落Disco “Bon Cha Cha”;二是K房還有K歌可以唱的嗎?

一個人是否到達代溝的臨界點,可以看他K房裡唱甚麼歌,打開熱播推介,一首歌也不認識,繼而按幾下,看著螢幕彈出一些很久不見卻熟悉的面孔,那人就已站在臨界點的邊緣,若更見他唱《火熱動感La La La》,可想而之。我常聽見的是欲哭無淚的《陀飛輪》,還有全場男人會瘋狂吶喊的《無人之境》,前者作為行業的主題曲當之無愧,後者你懂的。

「唱K啦喂!」公司Anniversary過後,George一如以往的在公司吹雞。「嗯好,皇室?」我向George點頭示意,公司cut budget,場內的蘇打水比水還要多,CEO還竟汗顏的叫你不醉無歸,就這樣完結所謂的Anniversary實在是到喉不到肺。每一場公司的大型event後,George也愛吹雞去唱K,無他的,廣告人對K房是有一份莫明的情意結。

K房是一個百慕達,行內的不少secret,在K房發生;很多是非,也在K房流傳,為何偏是K房不得而之,但在這裡你會感受到當中的氣場,你會看見昔日紫醉金迷的氛圍。旺季時,同一K場有多於一間agency的人在狂歡,醉呼呼時在走廊碰見,雙方點頭示好,甚至踩場一齊玩,好不熱鬧。平日正經或靜默的同事,在K房裡會突然變了Party King Party Queen,行為與性格差異之大令人哇然,有些人或會做出瘋狂的事,但酒醒過後在辦公室卻會回復官仔骨骨的模樣;即使共同瘋狂過的在公司重遇仍會如同陌路人的擦身而過,你說他們吃得開,我說他們公私分明,K房這個百慕達,不是浪得虛名。

最雀躍的不外乎是新入行的妹妹仔,她們對這些突然熱鬧之氣氛為之動容,聽著她們未曾聽過的《火熱動感La La La》,她們跳得最瘋狂,酒也喝得最賣命,結果通常一些失禮事也發生在她們身上。 一個妹妹仔拿著shot過來嚷著要和我喝:「我要你飲到嘔!」結果是她邊飲邊嘔,傻豬黎嘅,做廣告,學識做廣告前,先會學識飲酒。

這個妹妹仔我記得是鄰teamAE,平時頗熱情,逗得creative開心,不少女同事則看為之側目,在我眼中這份熱情可以是她湊客的secret weapon。聽說她的男朋友是一個讀Engine的大學同學,對她無比包容,某些聚會這個男生也有出席,儘管AE和其他creative玩得癲喪,癲喪得Sherman也忍不住問他:「你唔介意架?」他也是很有禮貌的點頭說沒所謂,我想起中學時的一課書:《差不多先生》。

今年Anniversary法國公司派來了一個CDsharing,唱K環節他亦順理承章跟來了,碰著老薑Sherman他的中法交流一值不得要領,那AE很熱情的和他聊天,可能鬼仔性格,法國佬話不多,手卻很熱情的摟著她的腰。此時《火熱動感La La La 又再響起,法國佬一手抱起AE轉圈,連向來癲喪的George也看得目定口呆,一聚女人舉機拍片,那個AE亦轉得不亦樂乎。

Hey你睇下,我起飛呀!」我就真係想打到妳起飛,當法國佬轉到我面前時,我一手捉著他的手說:「Hands off。」法國佬自討沒趣的放手,吃完花生的一聚女人各自回到原位狂歡,法國佬跟我拋下幾句疑似法國粗口,我回了他一句:「Café Dé Coral。」

AE感覺鬧大了,連忙過來跟我解釋:「我地無野架,只係佢熱情姐。」

「著番件衫,打俾男朋友叫佢接妳番去。」站在附近Sogo轉角位的差不多先生連忙上來,他仍是很禮貌的向大家打招呼,帶著依依不捨的AE離開。

「呢個真係好仔黎,咁就得佢女朋友。」Sherman遞來一杯Whiskey。「今次請佢女朋友跳舞,下次就請佢戴帽的了。」我喝一口Whiskey,向著法國佬舉杯,示意一隻中指。
這個百慕達,埋沒了多少段感情,新入行的有所不知。

「呢樣唔得,個樣唔得,嘻你都幾大男人架喎。」Sherman拿著酒杯指著我的笑著說。


適當的大男人,不是沒氣度,而是一種風度。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型!

匿名 說...

話說某大group 的L 當年離開大group 的"思想分享"之後,比C家女當家睇中,由Head of Digital" 水鬼升城隍做左C家AD,可惜好景不常,L原來無料扮四條,比全家人知道哂,最近含淚鬱鬱而終,希望區快d搵到工,又一條好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