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6

廣告門 (下)

柳凝之

當窮得只餘下同事的時候,這樣的生活叫多姿多彩?還是叫沒有生活?妳無法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唯一的娛樂是星期五晚凌晨和同事在銅鑼灣CEO的唱K,那一刻,妳才能真正將你的怨氣釋放出來。在James眼中,妳是多空閒的把時間花在全同事身上了,你們爭吵了很多遍,妳已沒好氣的跟他解釋過多少遍,他甚至開始埋怨每一次見面時妳的遲到、假期時妳的倦容,感覺變了,他再不是你牽緊著的畢業公仔,Hello Kitty不會埋怨,她沒有一個與妳吵架的口。

那一晚,嘈吵的歌聲裡他在電話的另一邊跟妳說分手了,James哭著說:「妳去搵妳嘅同事frd啦。」妳已不欲再解釋甚麼,回到K房的妳只唱了一首《陀飛輪》,自隊了一整枝Johnny Walker。

那一晚,妳終於站在百德新街的燈柱下哭了,而妳知道,如一眾的AE,妳終於找到一個屬於自己哭泣的地方。

公司裡flirt妳的ABC們雖比James風趣,而妳當是練習英文也好,不時主動反flirt他們,但妳深明一個廣告人和廣告人拍拖註定「揸兜」的道理,就在經歷半年後的寂靜,妳嘗試找一個和妳同樣活在美國時間的人一起,一個iBanker,他的樣子頗不錯,駕著Porsche來等妳下班讓妳沾沾自喜了一段日子,而他又從不介意妳的加班,因妳的下班才是他的上班時候。港女夢寐而求的拍拖日子只持續了很短的日子,妳發現,妳們金錢上的觀念相隔甚遠。iBanker笑不攏嘴的望著妳說:「二十萬?我尋晚幫個客做嘅一單deal先二千萬渣喎,雞碎咁多錢妳都賺?傻左咩!」妳無言以對的回應:「二十萬一個campaign已經是很luxury了。」他笑得更厲害:「妳唔好做啦,我養妳啦!」翌日,妳把這個iBanker恐慌性拋售,妳覺得,他擁有所有港女也渴求的一切,但就是欠了一樣東西,是對妳事業的尊重。

這一次經過百德新街那第四條的燈柱,妳沒有再哭,或許妳沒有如愛James一樣的愛他,但回想過來,妳好像不再怎樣哭了,不論工作是多nasty、客戶的說話是怎樣的mean,妳發覺,妳好像再沒有任何感覺了。有時候,突然的準時下班叫妳不知所措,結果選擇留左公司陪伴同事打桌球、喝酒,可以下班的時候妳卻在加班,是很矛盾,但妳覺得,在這裡的自己是最自在的。

不知又過了多少年,在agency的日子已讓妳無甚時間觀念,朋友大多疏遠了,妳Facebook的LIKE裡,多是common friends多達百多人的同事或廣告人,的而且確,妳已是廣告的一份子,亦的確已被《100模》訪問兼問過自己做盛行。有一天,收到大學同學的炸彈,明顯地妳是被視為攝位的「二線」朋友,婚禮場上,妳看見遠處的轉角處站著一個熟悉的背影。
「乜咁岩呀?」妳再次聽見James的聲音。

「嗯,十年了,妳都同以前一樣成個少女咁。」昔日的Engine仔很努力的找話題跟妳談話。

「其實,我一直都有留意妳Facebook嘅動向,妳做野都幾開心丫,好多野玩咁,男同事又靚仔‥‥‥」剛到咀邊的掛念,因James這一句話吞下來了,今天的妳,在他的眼中仍是活在無憂無慮的角落。

重逢的場面不見動人,你只留下一句:「Man up吧James,我長大了,你呢?」

婚禮的情節已變得模糊,妳只記得backdrop的相不夠high res,還很土、又是千遍一律的韓式pre-wedding相、又是那一套《Frozen》晚裝、還有Jason Mraz的《Lucky》配樂,妳沒有再和同枱的James對話,妳覺得,昔日的自己和他,自畢業的一天起已留在褔島。

電話expectedly的響起,妳接過電話:「Rough cut出現左問題?無問題我宜家即刻親身過黎航空大廈。」

第一次,妳會期待突如其來的加班,看見James望著自己正在離去的身影,妳想起Sogo那個轉角,還有大學的那道藍色大門。

「我係做廣告嘅。」

2 則留言:

Martin Yuan 說...

華麗背後,有故事人,可以拍一出微電影了。

匿名 說...

失衡的工作,盡管你創意百出,文字揮灑自如,倒頭來也是撲個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