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4

廣告門 (上)

柳凝之

每一個Account Servicing也必須大哭過一遍,才算正式踏進這個世界,這是入行前的妳始料不及的。

畢業的時候,妳滿心歡喜抱著Hello Kitty畢業公仔,牽著自Year 1便認識的男朋友James滿場走,貴為學校的名牌學系,妳和同學們向來已較其他學系的學生引人注目,注目得即使在畢業禮堂裡dem cheers也叫其他人覺得理所當然。同日,妳收到心儀已久4As廣告公司的一個offer,全賴放棄暑假換來的Internship,結果自己還未畢業公司便主動給予機會,已在spotlight下且比同學仔行快一步的感覺叫妳更心花怒放,和每一位hall裡認識的室友合照時抱得比Hello Kitty還緊。大家爭相與妳合照,讓像畢業公仔同樣被妳牽緊著,讀Engineering的James一瞬間成為焦點,好不尷尬。 

4As的名牌效應,妳這一輩畢業生眼中,是Big 4,是Morgan Stanley,第一次踏入位於商業區的廣告公司,妳很緊張,感覺像是獲港大取錄的其中一個尖子,妳相信由此刻開始,妳便成為廣告界的一份子,即是他朝給雜誌訪問時妳可以提高音調的說:「我係做廣告嘅。」
課堂裡學習的知識,老實說妳應用不了多少,但有一樣東西妳迅速便能學以致用的,是「埋堆」。傳說中的廣告人妳終於認識了,他們的興趣和嗜好沒有如妳想像般離地,但千奇百趣,每當與從事其他行業的朋友聚會時,妳發現他們所謂的活動不外乎是帶飯、同事生日去飲茶和大時大節去打邊爐,妳自豪的告訴他們妳的課外活動,是Clubbing、船P、某大Brand 的grand opening,銅鑼灣的CEO Neway, 在妳眼中尤如Private Club,每個星期五晚便不自覺的和同事在那裡夜夜笙歌,看見朋友不是味兒的樣子,妳就知道,妳很愛廣告這一行。

誇國公司,明顯的比昔日校園國際化得多,同事打扮和衣著亦順理承章的出眾,看起來和妳年紀差不多,查實已經是三、四十歲的同事比比皆是,親身見證不老的傳說,你的興奮程度不下於grad trip時看見北極光。作為一個新入行的小女生,固然是萬千寵愛在一身,很多「阿哥」、「阿姐」悉心的教導妳,妳覺得就像一家人的融洽,間中一些ABC同事有意無意的flirt妳,心裡雖有James,但妳心底裡頗享受自己魅力成功跳出香港的過程,如此種種對妳來說也是難忘的新鮮事。

和James見面的時間少了,他工作於朝九晚五的公司,很多時候,James特意於下班後在妳的公司附近逛數小時,只為和妳吃一頓飯,每一次看見James站在Sogo門口的轉角位裡,妳感覺很窩心,儘管很累,妳仍如牽著畢業公仔的牽著他,興奮的說:「我地食好D啦,我有OT飯錢,我今日又遇到好多好笑野呀!」而James是對OT飯錢這概念一丁點也沒有。

廣告這行業很刺激,每一天妳所經歷的事也有大不同,但人的interest level有限,久而久之,這些點滴對妳已言漸漸變得不再是興奮,原來,不是日日新鮮,是問題天天多多。

「阿哥」、「阿姐」仍在照顧著妳,但你發現,要學習的事好像太多了, 感覺都追不回來,但問題仍是每天接踵而來。工作對multi-tasking的要求高得叫妳神經衰弱,作為食物鏈的是最低層,事無大小妳也要管,甚至是假日,妳也要stand by等候客戶的電話,妳的生活,漸被工作occupied。

千奇百趣的課外活動漸被工作埋沒,當妳每晚凌晨三、四點才下班, 還談甚麼Clubbing、船P。妳的生活行美國時間,妳已兩個星期沒有見過父母,只記得星期六、日抱頭大睡時耳邊傳來媽媽埋怨的聲音。朋友對妳埋怨多了,因任何飯局妳不是遲到便是不到,妳除了無奈之外就是一個又一個的道歉,過一陣子後,妳發現朋友們再沒有找妳,妳反而安心多了,最低限度妳不用再擔驚受怕那些不知何時放工而爽的約。

James仍是站在Sogo門口的轉角位,但妳對他的期盼減退了,太累的妳對著他再擠不出任何笑容,妳有很多的話想跟他說,每一次下班後打的一通電話他也已在甜睡得難以接聽,見面時卻彷彿妳倆之間有一道厚厚的牆,妳所訴的苦,對讀Engineering的他來說,太遙遠了,比任何一部Engine還複雜。 這晚James在麥記換了一個Hello Kitty給妳,說大學時妳最愛的了,妳強顏歡笑,跟James說起因工作關係妳開始看狄更斯的書,有一些想法,James卻聽錯了是哈迪斯。從甚麼時候開始,和James晚飯時光變得比開夜更漫長難耐。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