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4

一夜夫妻500蚊

柳凝

「隔離飯香」這個慨念是世界通行的,尤其是在客戶的世界。Robert是我其中一個合作最久的客戶,雖然在client list裡他公司讓我們能賺的錢不算多,但論creative opportunity,他給予的發揮空間頗大,結果便持續了這段講心不講金的關係好幾年,畢竟我們除賺錢外,也需要別具創意的廣告省靚公司招牌。Robert仔的口頭蟬是:「睇下人地幾靚!」凡是對家的廣告,他也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對話毫無營養,不外乎是「潤」你一兩句:「睇下人地做得幾靚!」
「呢條橋我地上次咪propose過囉,佢唔buy渣嘛!又話行得太前,宜家人地出左就話好野啦!」George向來對這個Robert仔的溫馨提示嗤之以鼻

「潤」並不緊要,每個客戶也喜歡靠這些滋潤去調劑他們那早已乾涸的工作或私人生活,作為西裝,聆聽客戶語言發洩是份糧包埋,我們是born to be a listener。但「潤」還「潤」,繼而動武的客戶則很難搞,Robert仔之所以值得一提,就因為他正是如此。每一次「潤」後,他的另一口頭蟬就是:「我地可唔可以做到咁?」

正值某廣告在網絡炒得火熱之時,那一晚presentation後和Robert仔去附近的SUGAR喝一杯,Robert仔鯨吞一杯「芫茜水」,即Mockito,略帶三分醉意的望著我, 我就知道他要說甚麼。「柳生,睇下人地個social campaign做得幾正,我地可唔可以做到咁?」Campaign還沒有launch,他便一副注定失敗的口吻質問我。

Robert……」我清一清嗓子說:「人地嘅成功係在於個客俾左好大嘅空間廣告公司去發揮,用一D極度敏感同埋踩界嘅議題去draw attention。如果你internal regulation過到嘅話,我地可以嘗試一DD嘅野。」

「唔好同我講regulation。」Robert一手指向我,他原則上是想指著我的額頭,但人矮的關係,他變相把手指塞進了我的口。「人地咁少錢就做到咁大迴響,我都想做到咁囉!」

Robert,人地唔係無中生有嘅,其實佢都有落唔少MTR 12-sheetdrive mass coverage。」
「人地只係一碌朱古力黎!我地係乜野你知唔知!你係creative agency,得架啦,我地實掂!」

Robert仔的字典裡,免費午餐的英文就是social media,不論你在網絡談甚麼、放甚麼videoYoutube,也必定爆紅,爆紅不了,就是agency的問題。Social media就像一粒星,是需要捧紅,畢彼特走紅,全賴Ridley Scott執導《末路狂花》;Twins走紅,全賴《明愛暗戀補習社》,這個media就是要先”social”一下,才能發揮他應有的power,如任何事也不捧自紅,這個世界就沒有英皇,Paco就坐定粒六等失業。 一碌朱古力的成功,看似石頭爆出黎,但他是如何流入大家的Facebook裡的?他又如何推上高登、甚至引發二次創作的?背後才見真功夫。

人總喜歡著眼於別人成功過後頭上的光環, 背後萬水千山總是捱的努力和投資則不聞不問,久而久之覺得成功就是即食的,還要是廉價的。客戶對廣告的慨念越來越模糊,但總括而言是給科技寵壞,認為製作任何廣告也「其實唔難」,蔗渣嘅價錢,燒鵝的味道,若是digital adverting,蔗渣嘅價錢已經俾多左你,打從Facebook是免費註冊開始,人類就覺得凡是接駁上網的東西就是免費。

某公司開天價$500大元要求設計師製作三條《Interstellar》短片,Robert仔不明所以,卻突然認真的說:「其實$500真係俾多左,咁嘅片iMovie 5分鐘都做完啦,你地會唔會獅子開大口得滯呀?」

Robert你一個星期俾老婆幾多家用?」我反問。

「我?$500囉,買餸煮飯。」

「點解佢肯煮飯?」

「佢?因為佢係我老婆囉。」Robert嘴角上揚的沾沾自喜。


「咁出面嘅又唔係你老婆,點解要同你捱?」

2 則留言:

Natkiu 說...

其實要令D 客明白, 再要佢地信你GE 專業真係唔容易。再加上好多時佢地都唔係好知自己真真正正想要D 咩...

Martin Yuen 說...

哈哈,原來講僅某朱古力金句王二次創作。single minded message 是好難博得過嘎,selling point 太多 message太多,creative impact就遞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