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3

茶記

柳凝之

直到某天,待應跟你說聲「係咪照舊?」恭喜你,你已經成功入主那間茶記,對我來說,成功入主茶記是一項殊榮,其喜感尤如新袍成功入屋。

茶記的beauty,快靚正,一打開menu,瞬間看地球,海南島的雞、匈牙利的牛肉、還是正宗的港式奶茶,多元文化正好滿足一大班人的不同口味。廣告人習慣一大班人「晒馬」放飯,能被容納的地方不多,更莫說要找一個能忍受你隔著枱「久叫」的地方,茶記的圓枱,或機動性強的卡位塔枱,正正輕鬆擊潰廣告人如此的人海戰術。

一間成功廣告公司背後,總有一間茶記,茶記的存在,重點是晚上提供救援物資,不管是生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夜闌人靜一個人步入茶記,廈門炒米背後,和老闆的寒暄才真正喂飽心靈空虛,甚麼憤怒、委屈也可在這個是非之地爆發出來,這些慰藉,不是麥麥送或波仔飯可比擬。茶記的存在,振興香港廣告業發展,亦是間接減低行內精神分裂或失常的病發率。

紅衫軍廣告公司有蛇竇、某廣告公司成為馬場前,舊址街角亦有著一間毫不起眼,叫新英記的茶記,不同查,即使在Openrice也只是一間名不經傳的茶記,那時候工作模式比較獨特,晚上九點放飯,十點半可以放工的話叫「早收」,凌晨十二時或一時放工才是正常事,這個美國時間工作的日子裡,茶記是我家,茶記老闆亦是同事外見得最多的一個。

老闆問我:「我個仔都係讀設計,有冇好路數介紹?」

「想有好路數的話,不要做廣告。」

「超,咁都唔幫手。」就是幫手,才勸你不要送兒子進火坑。

隨著區域重建,新英記最終捱不著貴租,敗走銅鑼灣,只留下同事一次將錯就錯所發明,亦已成絕響的芙蓉蛋飯配白汁 (其實唔錯)
廣告公司重鎮太古坊,有一間大大杯,有多把炮不作詳述,在他彌留之際,廣告界決定把他風光大葬,最後的一個星期裡天天大排長龍,報導的報導、合照的合照、吃肉丁炒通粉的吃肉丁炒通粉,老闆和老闆娘頓時變了米奇老鼠,很旺場,一下子多了很多認親認戚的老顧客 (自己也是其中一個),高峰期時每晚也是鴻門夜宴,自己身在茶記中,周圍坐著來自四、五間廣告公司的同行,甚至乎是塔著枱,大家互相點頭,一剎那我想起烏克蘭和俄羅斯。我沒甚麼機會和老闆混熟,最能引起他注意的是一次錯叫凍奶茶,茶走唔該,「呢個人要凍~~~茶走喎」,老闆很囂,結果真的來了一杯變種茶走,其實頗難飲,但有的是連鎖店無法給予的變通和人情味。做廣告,其實很冰冷,風水佬甚至定義為「陰」的行業,這些人情味,對我們來說難能可貴。

生果鋪廣告公司「曾經」有一條被喻為天梯的樓梯,曾經是不少人的潮聖地,隨著碰巧與大大杯一起出走太古後,廣告界的最後一條樓梯已不複再,天梯也好、茶記也好,在廣告這個胡同裡,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係咪照舊?」我聽到的其實是 ”Bro I know that fee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