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3

揀人

柳凝之

看港姐,容祖兒話齋,揀女人,女人的看法可以很不同。

三個女人一個墟,看著直播現場應該有十多個墟,你一句大腿粗、佢一句聽聞妳訂左婚喎,查實一個人的status與美貌有甚麼關係?我身邊的女人看得嘩聲四起,「哇咁都入三甲?」那一晚,全港家庭主婦這幾個鐘全靠TVB學識假普選的禍害。女人看女人,自我要求不高,但對別人則極度嚴格,稍有一丁點地不滿意已把她送去浸豬籠。總言之,有得揀,要她們去揀的時候,女人可以揀到好盡,你看過女人揀鞋未?

無可避免,客戶群女性較多,一到廣告選talent環節就讓人頭痛。各公司做法不同,有的只把最美好的留給客戶,只奉上Com Card,我則覺得,醜婦終須見家翁,尤其現今PS大神之多讓各talent的Com Card往往與現實極度不符,我寧願奉上她們的近照,妝不多的更好,正所謂打過鬧過,咪又係要見街,我選擇讓客戶先面對現實。

客戶陳小姐對女人極度揀擇,不是人的問題,是她不會讚賞任何女人,儘管面前的是全智賢,她也會批評得不似人形,她要的不是揀,是要enjoy批評女人的過程。看著候選佳麗,排位很重要,我刻意把首選放在第三,次選第二,陪跑的放頭尾,這排序是一場高階的心理戰。
「呢個女人褔島番黎架?」第一個多是炮灰;「咦唔係呀嘛?」見過女皇對第一個的反應,身邊的太監多會「係啦係啦唔夠靚」的附和;「唔…一般啦。」去到第三個時一般她們會開始想起今次揀talent的目的;「……」第四個時她們基本已經不是專心的看。我和George打個眼色,著意叫陳小姐去選,第一個似小三?第二個,明白嘅是行貨,第三個好不好?哪一個?剛剛看過的一個呢。

一輪猛烈批評,陳小姐按著我們心底裡的指引終選了第三個talent,臨行前說一句:「都冇得揀架啦,你地都係by elimination後迫我地揀架啦!」「陳小姐,好嘅女人比較少去做talent,好難reach到妳的standard的。」陳小姐罵多幾句後轉身離開,轉身一瞬間咀角上揚了一下。
女人選女人,女人挑男talent才是另一層次的惡夢。

一個TVC shoot的PPM裡,又到了揀talent的環節, George按下Powerpoint和導演推介手頭上的仔仔,每一張Com Card緊接著一段Talent的自我介紹短片。會議室突然一片寂靜,與之前其他部份的街市婆買餸場面形成很大的反差,坐頭排的家庭主婦腰骨突然挺直,身後那位開會慣常玩手機的也放下電話投頭看,面對一眾俊男,她們要擺出一副見慣世面中一絲矜持的樣子,雖然短片中的Talent 放電伸脷,她們也要細聲講細聲笑,換了另一張Slide,先是失落,再是為下一位佳麗出現的期待感到興奮,那悲喜交雜的內心情緒演繹,拍得住張繼聰。

「嗯…我覺得第一個男仔個樣好花心,佢應該傷害過好多女人。」家庭主婦率先開口,批判意味重,差在未說一句我初戀男友就是我老公。

「第二個就太老實,好似蠢蠢地咁。」我看不見人蠢和廣告拍攝有甚麼關係。

「第三個好似唔錯,有D似古天樂,但佢都冇古天樂咁靚仔。」因為你請不起古天樂嘛。

「第四個都好,但佢太似我個前度…可唔可以佢個鼻加落第三個度…CG幫唔幫到手?」我樣子看來像懂得搞人工授孕。

女人我看過很多,揀人的程序經歷不下廿次,對於talent,客戶要求不一定高,但他們想看見他們想看見的、可以選到的,沒有法則可言,一件事我可以說,揀人的世界裡,客戶buy的不是人,是一個幻想的希望,沒有經篩選的一個希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