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9

風骨

柳凝之

見工後給取錄,而你又斷然拒絕,你的理由會是甚麼?我曾聽過這一個。
朋友A畢業後隨即向一間4As裡的巨頭應徵,對於freshman來說一開始便進入這公司不是一件容易事,但朋友A她在零工作經驗下也能通過數次的interview,直到打大佬,那個GAD對她很滿意,隨即給她一個offer。隔天,朋友A打給那GAD, decline offer。

難得的一個好機會,為甚麼放棄了, 吃著西多士的一個下午我不禁問她,看著她的樣子,斷估她不會是以為自己有兩分姿色而吊高黎賣吧。「因為個條team要我賣煙。」賣煙,難道你以為他叫妳去酒吧裡賣?果然是吊高黎賣。「唔係,而係諗左好耐,我都係接受唔到自己去幫煙做廣告,間接叫人去食煙。」我從來不知道妳是這麼有使命感。「咁做廣告嘅,我責無旁貸嘛?」那巨頭4As她再不能踏足,而她今天仍在廣告圈內,不時仍抱有這份堅持。

我沒有「揀客」的褔氣,也曾接手過不少具爭議性的客戶,例如為自己買不起的樓盤賣樓。打份工姐,客來張口,但做廣告,又的確不能單純當作一份「工」來看待。第一次世界大戰,為招募士兵,美國軍方推出"I Want You"的海報,激勵美國人士氣,結果成功招募大量新力軍加入一戰的隊伍,成為廣告界其中的一個經典。廣告,無可否認是一種傳播訊息的工具,而他的影響力是足以影響一個人的決定,甚至是一個社會的文化、城市的取向。

我沒有「揀客」的褔氣,但做廣告我是有一條底線,賣樓盤,可以賣,但不要造假得太過份;買產品,可以突出USP,但也不要誇大無極限。客戶多不聽我枝笛,但我也不昔醒他們一句:「贏左個廣告,輸左個brand,值得咩?」

近來看見反佔中的一系列廣告,以7.1遊行、反國教的相片作key visual,標題為反問句,間接把該些民間活動與暴力、抗爭相題並論。公司裡,存在著不同的政治取向,廣告人是愛玩(近來愛玩四驅車),但也偶有政治熱情,面對不同意見,一笑置之,討論一下,無傷大雅。不壓制相反的意見,一來很小學雞,二來所謂民主,就應該是擁有接納不同意見的氣度,若一個小公司的民主也容納不了,更莫說是一個社會的民主。的而且確,只是廣告一則,但廣告的處理上,有否扭曲彼方意見的需要,還要利用持相反意見民眾的相片來強加「莫須有」的罪名,從而抬高自己,看這廣告,我覺得它很小器。

上星期天的反佔中遊行,警方宣布遊行人數11萬,比7.1遊行人數還多。 
廉政公署1995年推出電視廣告,理直氣壯的告訴港人何謂指鹿為馬,昔日的風骨,今天的政府還有沒有?這讓我想起當天的朋友A。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