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7

但願來自猩猩

柳凝之

講男人,講呢啲,這個年代女人對男人的要求到達歷史高位。基本配套要有車、有樓、有學歷,不然就沒有雞脾,現在發展至有車,要跑車;有樓,要巨宅,最好兩層兼有迴旋樓梯;有學歷,要書香世家;還要靚仔、有身材、和有超能力。當然,提出此等要求前,女仕們未曾考慮過她們是否全智賢,和要一個男人多合一的這個要求是否make sense和realistic。

Is it ridiculous?若把comment拆件review,其實不算很過份,要一個男人有跑車,總有一個在左近,或買一架97年的Porsche也不是天方夜譚;要有巨宅,香港富豪也不少,甚至可以一拼達成要求1;要有超能力,視乎你如何界定超能力,三分鐘吃三個魚聊包也是超能力一種。問題是把所有comment硬塞在一個男人身上,才是最ridiculous,請問點execute?你這是在execute我。

理論上作出要求前是要考慮是否make sense和realistic,但人有時候喜歡得一想二,或兩樣要晒,甚至一個要十個,個別意見看似唔make sense,但把問題綜合起來就自我感覺良好,變得是很make sense的一件事。我最討厭用PC,因為覺得很廢,或出於廣告人要用蘋果的情意結,但我欣賞他的一個地方,就是Window當中一粒掣:「疑難排解」。疑難,排序,再解決,你按下後他會問你一系列問題,再把你的問題分門別類並提供解決方法,好處是可以到位的提供意見,還有,是強迫你同時間只可以解決一個問題。
在現實中我多想有這個「疑難排解」,但現實裡客戶就是expect你可以一次解決所有問題,還可以很make sense的把問題很合情合理的同時解決。想要一隻沉色點的白色,嗯,同時間整個畫面要光鮮些,嗯,最好字款可以轉換款具國際視野一點的,interesting。

曾有一名客戶給我這樣的要求:「呢張相我想執走天空同海之間個條線。」

「要執走條地平線係一個地理學嘅問題。」我沒好氣的跟他說。

「咁…可唔可以執blur D?」花了一個小時去解釋此等comment是literally一個神才可以解決的過程讓人覺得討厭,但我不介意,誰叫政府教人要和諧共融。

入世未深的西裝會花盡吃奶的力去defense、解釋,對面線路的則覺得那西裝都「狒」的,九唔塔八,我們眼中客戶有時說的是火星文,無法理解他們為何有此想法,其實他們要的不是教育,是岩channel的溝通。

有一位專門研究黑猩猩的學者叫珍古德,發現黑猩猩是肉食動物,會使用工具,並且有地盤觀念,可以用叫聲、觸摸、姿勢,甚至用手語來溝通,牠們也像人類一樣有喜、怒、哀、樂的情緒,有同情心、會認識自己、有幽默感,在相互鬥爭中會有大規模的流血衝突,也發現黑猩猩的DNA基因與人類竟然有百分之九十八重複,但珍博士就是不能和猩猩講時事、high tea和睇韓劇。

儘管DNA百分之九十八重複的生物,不同就是不同, 思路根本由出發的一刻就是不同, 客戶真正無法理解的是為何你無法理解他的理解,不要expect你能教化他們,亦不要expect你能成為他們一份子被他們教化,你要的是share共同語言。一個comment唔make sense,十個唔make sense的comment加起來,用一個唔make sense的方法去回應,就可以看似從他們角色的看似make sense的解決。

「不如咁啦,我加道光上去,成張相blur blur地,斜角打道光落條橫線,咁條地平線就唔見左架啦。」

「斜線踏住橫線就會唔見左?嗯…又好似OK喎…」

今天再聽見”make sense”的comment,我接受,並不難過。

正如女朋友現在埋怨著你為何不是外星人一樣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