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7

兩文三語

柳凝之

語言反映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好的語言運用可以突顯你的學識,即是方便「曬命」,一堆火星文不在乎溝通,只在乎對方聽不懂而覺得你疑似「有料」。語言某程度上代表其工作背景,火星文有助與同行溝通,同時擴大勢力範圍,與一般凡人劃清界線。每一次上Facebook最常見的火星status不外乎是如「Swap左粒G……Sign in 打比crew control叫我report bay位……跑去crew channel 又無GD!」

G、GD、粒,若不是一張制服照,我還以為這位朋友去了抄煤氣錶。

廣告人的語言藝術,從外人眼中很新奇有趣,甚至乎一些其他行業的朋友說,只要聽到這種口吻的對話,就知道你是廣告人,此等說話方式,就是中英夾雜。

值得留意,很多人可以中英夾雜,iBanker可以、律師可以、做Holister的也可以,廣告人式的中英夾雜,是中文夾著simple English。

廣告行在香港堀起時,國際公司進駐,一切由老外主導,即使年華老去,公司仍保留當時的殖民地色彩。和老外溝通,考起廣告人,為表示自己聽得明,唯有局部以英文回答:「嗯……yes….brighter……隻layout執得光D…..you know ga la……」久而久之,廣告人變得中英夾雜,初入行的見你中英夾雜,為免顯得大鄉里,結果又爆肚說一抽英文。精髓在於,你講的英文不能太深,太深,沒人明白,覺得你扮曬野。

一些字眼,打從入行開始便是由英文開始認識,說英文自然「順耳」點,造就中英夾雜,你總不會在香港公司說要找撰稿員去寫你的文案再和群創意總監商討一番。

當然,大國堀起,近年廣告人多了出入內地,一些從上海回流的西裝說話帶一份土豪味,「我地黎緊嘅病毒視訊點樣做先可以再給力D?我想食住大陸人過年嘅錯峰去approach個班無番鄉下嘅人。」

初入行見工,很多人說,做廣告語言能力要好,要懂兩文三語,的而且確,廣告人多精通兩文三語,中文、英語、粗口。中文夾雜英文,再加一粒粗口,尤如紅酒開瓶breathe一下,方為到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