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5

開夜場上的快樂聖誕

柳凝之

風水佬說,廣告行業屬陰,坊間理所當然流傳關於公司有鬼的傳說,過去便傳聞某間Agency所處的大廈十分猛鬼,每逢夜深時份,公司某個沒人的角落便會傳來打字聲和刮枱的聲音,周而複始,成為了該公司,以至是整幢大廈的名物。現在公司搬了,擁有堂皇的環境和更多的鬼(佬),這個中式都市傳說便暫告一段落。

James是George鄰team同期出道的一個creative,人稱再造人,即是萬年只砌layout等execution的一個creative,凡是諗idea、度橋等事他也耍手擰頭,他淡言:「只係我唔鐘意諗一D搞笑嘅idea,唔係唔識諗。」

James有一個花名,叫空虛公子,根據他的面青口唇白而命名。他入行第一天,便立心要做一個「響朵」的廣告人,他的信仰是,專心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所以打從做廣告開始,他便決心,或故意的埋首工作,吃飯不是正經事,同事叫他吃飯,他便望著個mon,背對著同事說:「唔駛啦,食飯好麻煩,我做埋D野先。」一個人的時候他只吃單手能處理的食物,另一隻單手揸Mouse,他覺得他吃的不是飯,是寂寞,但每當胃酸倒流時,胃酸在翻騰著的那股熱流便讓他的腎上線素急升,那一刻他覺得他是彭于晏。結果過了半年,他便胃潰瘍趟了半個月醫院。現在每說一句話,便有吐血的衝動,他腦海裡,只有一個數字去形容自己。

James沒有因病放棄理想,他回舊公司找大佬,他的大佬縱橫廣告行十多年,老外說他humble,實情是存在感低,James一腔熱血的向大佬說:「大佬,我要辦大事!我要響朵!」大佬見他叫得快吐血,便決定委他以重任,「俾你做大茶飯好冇?呢個客,無佢,全香港人無飯食。」James感到有股暖流正在他的體內湧出,他覺得他的上位機會來了。翌日,他開始負責超市客戶。

半年的日子,James砌了百多隻豬肉稿,當中真的有豬扒visual的佔了三十多隻,他的手藝更上一層樓,再造人這個美譽亦因此而起,甚至乎他得到畫房的青睞,大時大節人手缺時他會被召入畫房充當Artist。同年,由George帶領的鄰team奪得了數個國際大獎。

做豬扒的日子當然不是味兒,James開始怨大佬,並跳起草裙舞,一個陽光的下午,大佬在食煙位跟他吹水,他按不住怒火的說:「大佬,我想走了,我覺得我無作為。」大佬望了他一眼,一手把煙彈到草叢,James給嚇唬了,他覺得整個動作很廣告人。「James,你知唔知以前有個名人講過一句話?」「邊個?Ogilvy?Mr Burnett?」「係黃生,放棄理想,誰人都可以!」9個字,道出了James的廣告人生,他不知道黃生是哪個廣告老前輩,但他很滾動,這一刻他覺得大佬是他肚內的一條蟲,完全明白他心中的苦悶。「James,其實我一直都好欣賞你,I have my plan,我直覺覺得,你係一個識寫中文字的人,有冇諗過向Copywriter方面發展?」James更滾動,大佬激發了他的小宇宙,是他錯了,看輕了自己的工作,他深深的鞠躬為他的不才道歉。

翌日,他便被委派處男的寫作工作,一份銀行leaflet的copywriting,而公司好像少請了一位Copywriter。

寫leaflet的日子比砌豬扒更苦,但他相信這是大佬給他的鍛鍊,便努力的默默寫,leaflet的字很多,一寫便寫一個晚上,為了寫得更好,他午飯多在公司解決,每天唯有叫同事幫他買一盒叉雞飯,久而久之,他覺得他像一個廠佬。同年,George離開公司,過檔後人工高了三級。

因太像廠佬的關係,James又開始變得不滿足,大佬沒有離棄他,把他帶回Art Director之路,接手M字電話品牌的廣告工作。雖然是tactical稿,但James覺得若做得好,可以打救品牌、甚至乎可以入獎,一隻tactical稿,他比別人多花三倍的努力去做,哪怕是一隻減價稿,也是他心中的飛機稿。同年,M字品牌宣布撤出香港市場,公司給這客戶甩了。大佬拍拍James膊頭:「唔駛擔心,I have my plan。」

因過份忙碌的關係,他沒有和同事打好關係,和同事最密切的接觸不過是交收飯盒後俾錢的那個動作。在廣告圈打滾,埋堆十分重要,雖然James深知道自己不是池中物,但也覺得有時候是要搞搞關係,有了關係,他又能往「響朵」踏進多一步。有一天,公司creative全team決定出城做節,James興奮了一整個星期,到了午飯時間見眾人正移玉步,James便起來打算先去一個廁所再和大家出去,結果回來後公司空無一人,枱頭留下memo字條:「幫你買叉雞飯。」這天的公司,James覺得特別冷。

過了五年,他仍待在同一間公司,George再度回巢,順理承章的給promote了。大佬一天告訴James:「我走了,終有一日我會帶你走,得閒飲茶。」這對James打擊很大,頓失依靠的他給調往不同的team,在公司渡過無數的長夜,開夜讓他生活充實,身邊同事出出入入,James還是待在原地的拼命工作,工作至公司的聖誕party CEO也不得不對他讚賞一番:「James每年都會準時盛裝企係呢個台上,大家俾D掌聲佢!」第一次成為大家的焦點令James很不自在,但他覺得,距離「響朵」又踏進一步了,正當他想熱情的向大家分享內心感受時,CEO即刻搶了咪:「好啦宜家大抽獎!」

James動作習慣很慢,他唯一一次在公司大奔走,就是收到拍拖五年女朋友的分手電話,那天James第一次「點」同事做野,給同team的Art Director留下一句:「你同我食左隻豬肉稿佢!」便大奔走至女友家的樓下。James很緊張,捉著她的手落力解釋他的理想,和這五年間無法陪伴她的一藍子因素,他發現這是五年間第一次認真近距離看著女友,她的魚尾紋多了,面上多了一份風塵味。面對這一男子,女友冷淡的說:「Come on James,你做廣告咁耐,你連鹹魚都冇同我食過一次,有時候,我寧願你係一條鹹魚。」James不禁受辱,想把內心深處的一首詩送給她,希望感動她挽留她:「放棄理想!誰人都可以!」詩還未吟完,他便給一陣轟耳的巨響打斷說話,Mary已上了一架Porsche,跟一個貌似張智霖的iBanker絕塵而去。
這一刻,James已看透了塵世,一個手中無筆、心中無筆的Art Director,沒人再能阻止他開外掛的瘋狂寄情於工作中,同年,James終於獲promote至Senior Art Director。

聖誕前夕,公司充滿收爐的氣氛,坐擁銀行和超市兩大客戶的James,雖已有跟班,但他仍習慣親力親為,公司也多預備了一張冷氣被以備開夜之需。這天他很累,又剛開完了客戶會議,他便決定回家吃飯,上一次的和家人晚飯,想起來也已是五年前的事,James特意買了燒味,興奮的坐上地鐵,期待給家人一個驚喜,他在地鐵坐著坐著便睡著了。睡醒了,他開始覺得奇怪,為何區區數個地鐵站,他卻坐了整個小時?「本班列車將以油麻地為終點站,下一站藍田,next station…」將軍澳給封鎖了,James已有五年和外界斷絕來往,完全無知的他無法想像將軍澳變了孤島,他很緊張,跑下車後打算坐巴士回家,卻發現一條應該要排三年的人龍。

心急如焚的James眼見時間就這樣給白白浪費,無奈致電回家,打算跟媽說一聲留飯:「媽……我今晚番黎,留飯。」聽見熟悉的聲音,James快想哭了,心想媽媽應該很驚喜,他媽卻錯愕的回應:「下?食飯?我地係西貢食緊海鮮喎,提早做節嘛。」「做節?點解唔話我聽架?」「你都唔食架啦仔。唔講啦埋單先!」被cut線的James,夾在人群間,寒風陣陣,James腦袋空洞了起來,他決定回家,拿著一盒叉燒回到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公司。

回到空無一人的公司,James坐回熟悉的座位上,不發一言「格格格格」的敲打鍵盤在FB打下一個感性的Status,他的Wacom筆筆尖飽經戰火已給他寫斷,但他仍拿起筆開始「刮」起他的Wacom來,layout砌好,而他不知道今晚server原來是down了。

想起快到聖誕,James開了Youtube,想聽一首聖誕歌贈興,此時Youtube卻彈出了一個水果品牌廣告,廣告中有一個毒男不斷在玩電話,儘管身邊家人怎樣狂歡慶祝,他也是拿著電話在掃,直到一家人聚在客廳時,毒男挺身而出,播放了一段家庭片段,原來毒男一直在偷拍和暗地裡剪片。婆婆哭了,媽媽也哭了,背景播放著”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 。

歌聲中,James決定明天買一棵小聖誕樹回來,放在枱頭。

2 則留言:

JLCN 說...

Hi, 請問係邊段youtube video? 睇完篇文有興趣想睇段片

匿名 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YEt6Fy8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