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1

人人也是謝老四

柳凝之

Vintage呢家野,是品味,而所謂的品味,說實話只局限於社會所接受和推崇範圍內的才是品味,例如一身英倫風,是Vintage;頭戴著歐洲中世紀髮飾,是Vintage;穿著Bathing Ape的zip up,是漆。

我喜歡Vintage,但我鍾情的Vintage是生勾勾的驅風老人,史泰龍和阿諾舒華辛力加那對「魂斗羅」、打擂台的泰迪羅賓、死得硬的布斯韋利士,雖然每一次看那慢半拍(或可當是slow motion)的打鬥場面都帶有一絲「佢會唔會中風架?」的擔心,但古人與現代場景交會畫面真的很令人滾動。

港人定律,和配鹹酸菜一樣,是後生扮老(Instagram:「老了,開夜的鐘擺把我摧殘,自拍不能拍close up喔 =[[[[[」);中年唔認老(FB:「GD哦哦哦哦哦!好靚仔哦!」);老年恃老賣老(WeChat:「我食屎多過你食飯呀!你教我做廣告?」) 論留住青春,廣告人最有心得。

不誇張,打從做廣告的第一天開始,你就註定與你的肝、腎、肺、心臟,總之就是與你的全部器官作對,廣告一行有充分理由列入工傷的一種。出奇地,廣告人卻多是外表年輕,我敢說,廣告人的樣子是比他們的真實年齡平均年輕十歲,即四十的看似三十;三十的看似二十;二十的看似二十。(難道會像十?別發夢了) 衣著入時之餘,外表即使經歷數十年的「煙燻」,也不會殘得了多少,還能含著煙大遙大擺的問:「我老咩?」

工作關係,我曾認真研究過時下年青人到底愛做甚麼,結果發現他們的活動是完全和我們沒兩樣,上網、玩FB、Instagram、WeChat,眼看身邊的同事,玩Instagram玩得比後生仔出神入化的、怒落Hashtag比後生仔多的大有人在,他們的癲喪程度,實在和歲數無關。同樣工作關係,廣告多是向年青人說話,要解除代溝,先要懂得他們的語言,在年輕的世界遊走多了,自然感染了一份青春。

我常說起的George,如其說他喜歡GD,不如說他根本覺得自己是一條G Dragon,近來染了一頭白金髮,那對鍋釘Boot把公司地板刮得茶水阿姐差點想把他殺了。廣告人講形象,Work上未能建立鮮明個人風格的話,唯有從外型入手,那越浮誇的是代表甚麼?我不知道。有時候和舊朋友敍舊,他們中年肚腩初現,注意,這和肥不同,這是經歷風霜和啤酒的一個腰帶扣承托著的腩,是男人浪漫的內涵,頭髮開始稱不上濃密,衣著更見穩重,此情此景,和公司看見的有點出入,亦把我帶回年齡的現實。

抗衰老的秘訣,不是隊神仙水、食卡士蘭,「不知老」就掂。而你不知道老餅是誰,你就是在巴塞隆拿彈起的謝老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