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4

傾野先

柳凝之

George,來自某創意部,近來轉工了,除了帶走一堆reference,還有一隻Mouse,他說這鼠與他的一隻神之手共事多年,有感情,所以順手牽鼠,不帶走一點o靚。素來廣告人轉工也會為公司帶來不少餘震,因離開多不單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人加上兩至三個同事,甚至是一整個團隊跟著跳槽或自立門戶,更甚至乎,一併把客戶也帶走,牽連甚廣。

George在行內頗吃香,故轉工機會多,一個廣告人如何變香自己,其實需要的不多。不要以為creative一定像那些潮流雜誌所吹捧的一身潮物,一個背包也會佈滿甚麼相機、Moleskine等十多種工具才能搵食,廣告人不需搞product placement,他的搵食工具,除了一塊Wacom (其實他近年已愛上Wacom,Mouse只是離不了婚的大婆) ,就只靠一張咀,上班時袋也沒有一個,他不做廣告也可做風水師,畢竟同樣是一個羅庚一把口。一個創意部日常的工作內容,離不開砌稿度橋,George需要的,只是「傾野」,overview整個project,做一個談判派。事無大小,他也是以「傾野」解決,同樣地,客戶部死到臨頭急著找他出來救護時,他也是「傾緊野」、「傾野先」或「先傾野」,可想而之,他的「傾野」時數,肯定比奧巴馬多,又即是說,不做風水師,他亦可以做議員,畢竟同樣是不斷「傾野」開會而已。

好了,有甚麼事需要談這麼多?廣告基本是從言語間創造出來,創意從傾談間出來,放在客戶部身上,則是通過與客戶傾談讓創意得以化做真正見街的廣告,最後,廣告便是與市民「傾野」,吸引大眾「聽佢枝笛」,畢竟廣告,是賣產品,不是賣創意。廣告人,「傾得」、「Talk得」和「吹得」,創意才真的很「創意」地表達出來,這你會開始理解,為何廣告人多為外向,而George更是外內的外圍。

凡事「傾野先」的人不一定是天生的「口水佬」,George是以勞力換來「傾野」的機會,下班後則氣數已盡,沉默寡言,像是講多一句也嫌多,廣告工消磨意志,他說下班後的他便不再熱衷的講,昔日有兒子看著老爸背影,他的老爸卻是永遠看著他深宵回家的背影。回了家,碰巧家人還在,卻仍話不多,假日,選擇一睡了之,背影仍是背影。「眼訓嘛,放假當然訓啦。」廣告人每一次假日睡覺,也有一丁點的掙扎,睡了,便沒了一整天,但不睡,又怎追回過去一星期欠睡的時間。

相濡以沫的女友,也不這樣理解。彷佛工作就永遠存在等價交換,工作以的約會George是全以遲到或不到收場,女友要求他做的事也是籍口襯上籍口,一個一個的蒙騙下去,他們是沒有「傾計」的機會,在外人眼中,他們是George不重視的一群。

「把你的這啖氣,留俾真正需要同你傾的人吧。」

「佢會理解嘅,只不過暫時係咁。」深宵的公司裡,George把最後一個煙圈打在空氣中,像是給自己套一個光環,這天是他個女友的第十個紀念日,亦是他入行的第十個年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