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7

為了個客 你可以去到幾盡

柳凝之

熱血,呢家野,其實只要你稍為把日常情緒浮誇半度,再把你的說話語氣激昂一成半,每逢尾音加一個accent,你就已經是一個稱職的熱血青年。比如說,廣告的日常只要浮誇半度,就是另一齣《衝上雲霄》:

AE:「Wind Shear(客改brief)、Wind Shear(客改brief)‥‥‥阿姐!個客六點幾先話隻稿要改野!今晚又一定一定要交file!點算?」

阿姐:「Do you think you can output?」

AE:「呀‥唔嗯唔唔唔呀‥‥」

阿姐:「Do you think you can output?Answer me !」

AE:「呀‥唔嗯唔唔唔呀‥‥我覺得可以試下‥」

阿姐:「乜x野叫做試下?係現x實裡面萬x一output唔到聽日報紙就會開x天窗,呢個係關x乎七百萬港人嘅利益!你同我x講x試x下x先?」(你可以視”x” 為懶音)

AE(我即刻同traffic傾傾):「強哥!我有隻稿聽日出街,今晚要output,但我仲有廿個comments要改!我地做唔做得切?駛唔駛換過一隊artists? 」

Traffic:「唔駛擔心!無稿係我地畫房改唔到的!得番個幾鐘,我地一定會盡全力去改好佢!等你可以俾客approve!」

AE:「好!強哥!我相信你嘅經驗!但點解得番個零鐘去改野?」

Traffic:「因為我要趕住番屋企湊女!」

這等「熱血」情況一般發生在初出道的AE上,貴為新血,他們支撐著一整間公司的血脈,沒有「we哇鬼叫」,怎看也不像是一間熱血agency。每逢面對crisis,他們詹瑞文般的七情上面,在公司跑「全馬」於客戶部、創意部和畫房間穿插,為了無人聲的公司帶來人氣。當然在太平盛世,他們對工作持一貫的好奇,一個30秒TVC shoot換來三十張自拍放在Facebook,再放三段videos在Instagram,微博也不忘留一句:「忘了,卻忘不了通頂的滋味。」

經驗越多的西裝卻越是冷靜,冷靜是份糧包左的,熱血不是年輕人的專利,熱血與生俱來,只是每日也這麼「熱血」,還要是做廣告的話,血管即使粗如排污渠,也必爆得像維港煙花一樣。人大了不熱血,只是因為我們懂得老練。

面對工作、面對客戶,說不盲目是假的。作為creative的話生活或許較能自圓其說,因工作性質說到底是離不開度橋,當然背後也有無數創意被姦的時候,但性質依舊。幸褔一點,還可得到一兩個獎,在世界留下一兩根腳毛。對西裝來說,任何工作卻只是為滿足公司「追數」的這個ultimate goal,看穿了這事實,血壓實在難以上升,若「追數」是興趣,應該去做保險。壓力讓心態盲目,並隨年資增長,不會一整晚的想如何在這行發熱發亮,或令廣告一行重振雄風,因為「晒精」,亦因為份糧不會隨著你的高血壓而有所上升。

工作像政府工才是正經事,為何仍是朝九朝九,不能就把工作置身事外,只做「有限公司」,交了客戶給的功課便算,不就是因為廣告人「忍唔住」。

他們忍唔住人工少、工作時數高,但更忍受不了一個廣告做不好。為了個job可以行多步,甚至很多步,別人笑我太瘋癜,我笑他人唔夠痴,興起時會拋身的力sell idea,甚至投客戶所好,只望客戶高抬貴手,不要讓一個好的創意失救致死。做廣告、搞event,說好了有vendor幫手,現實裡卻是忍不住緊張,不昔親自下海,一手擋著倒下來的backdrop,另一邊廂冒著八號風球去視察production,不是博客戶一笑,只為自己手上的campaign不失禮。

港人愛「食住花生等睇戲」,一句comment或一下「抽水」,客戶部便連忙拆彈、為品牌解畫,和安撫客戶神經質的情緒,比怪獸家長更緊張自己的”baby”。廣告人有時候不是為爆budget而爆budget,不過是想多「撲水」,把手頭廣告做得更好。公司給不了你一片溫床,便索性自己開一間廣告公司,不是只為賺錢,而是為賺回那淡氣。

談熱血,廣告人不會陌生,只是資源分配問題,要好好「儲氣」捱下去,萬一chur盡了熱血,便要黯然因傷退出廣告界。工作就像馬拉松,不能一氣呵成的怒跑,要洩氣般的慢慢「洩」一些熱血出來,吊下自己癮 。

為了______,你可以去到幾盡?身邊的同事不禁哼一聲:

「打從入行一日開始,我已經將我條命去到好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