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6

廣告街坊:留白的空間

在香港想要散步是件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事。首先,你要能夠忍受人山人海的攻勢,不止與迎面而來的人展開我猜你往右閃,那我就往左躲的“招式拆解”,還要在與你同一個方向但不同速度行進的人們之間找到夾縫進而超越那些以香港走路速度來說會被指把平均值往下拉的那些人。

另一方面,這個城市空間裡也充滿著“現代文明”產物。比如交通燈,比如行人道旁有時出現,有時消失的欄杆,又比如道路指示牌(它可不是懸空的),郵筒,電燈柱,垃圾桶,巴士站的支柱,交通燈訊號控制箱等等。在香港城市裡行人道上要走一條直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不是撞到人,就是撞到柱子,箱子之類的,又或者被欄杆擋住去路,可能本來可以直線通過的地方,因為欄杆的關係,你得轉幾個彎,或者被疏導到幾十公尺外下一個有交通燈的地方(除非你可以跳過欄杆)。

除此之外,這些擺放在城市空間裡的大大小小的“現代文明”產物,似乎是在不同的年代由不同的人(或者相關部門)所負責,能夠形容他們之間關係的詞,也好像只有“雜亂無章”而已。不止走路困難,以視覺效果來說,這麼小的空間裡塞滿了這麼多的資訊與物品,它們每一件能夠真正得到的“注意”應該是非常渺小吧。

一個充斥著招牌,路牌,欄杆的中環

在這人類和物品爭空間的香港,人們在行走街道的過程(這樣的走法應該不能叫做散步了吧!),能夠好好欣賞這個地方的機會率應該是近乎零。那些在室外張貼的海報,廣告,想要在這樣的空間裡試圖得到注意,莫不使出渾身解數來吸引人們的目光:更大的廣告看板,更亮的投射光,更出名的代言人。

在這些更大,更亮,更出名裡,往往能吸引到我的目光的是那個善於用空白作廣告的品牌。它的大量空白讓我的眼睛有了喘息的空間,它簡單的設計和以簡短的文字傳達的概念,讓我開始自己產生聯想。一件簡單的白色上衣,有著被微風吹起的樣子,然後旁邊寫著“春天”,我不需要你告訴我它在買什麼,我已經被它的春天概念所吸引。它的大量留白也讓我覺得不被壓迫。好不容易,在這個城市,有個不用和人或者物品爭空間的角落,即使它只存在在那個海報裡面。

那片空白,在我們的城市空間裡,很珍貴。

Cheri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