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

廣告街坊:推理廣告?


"春 從二樓一躍而下”

你直覺這可能是描寫花瓣飄落的擬人式寫作手法。這是本日本小說,所以腦海裡的畫面裡你想像著淡粉紅色透著陽光如白雪般的花瓣飄落了下來。

不是,作者很清楚地表達給讀者聽,並把讀者可能有的疑問跟不滿的地方寫了出來,如同跟讀者對話著。他接下來解釋:

“春 是我弟弟的名字”。

改編自小說的電影預告片,鏡頭拍著以滿開的櫻花為背景,拿著棒球棒的一個穿著日本高中制服的男生在空中移動。然後鏡頭轉向舉頭望著這個一躍而下的高中生的一張臉,臉上有著崇拜和疼愛的表情。銜接在這麼美麗畫面之後的是一連串縱火,塗鴉,基因和什麼家族之間的愛的問題和畫面。

對著不在預期裡這樣的連貫,我們的腦袋裡通常會發出“咦,這是個什麼狀況”的訊息,然後開始想要尋找答案。

同一個作者的另一本書的(中文翻譯版)封面寫著:

“要不要一起去搶書店?”

在它的書名本來就很奇怪叫做”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之下,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更讓我覺得疑惑:書店裡搶書嗎?要現金的話搶便利店不是比較快? 作者好像已經知道了我心裡的疑問,沒多久之後答案出來了 - 搶書店是為了一本好像字典一樣叫做“廣辭苑“的書?啊,是不是就像有華人提議說要去搶康熙字典一樣呢?什麼人這麼無聊居然如此認真對待一本字典?!然後我就不自覺地再繼續往下看了。

最近在搭巴士的時候,看到了一個似乎以類似手法拍成的廣告微電影。廣告裡的女主角在電梯裡上上下下,在不同場景裡與男主角相遇。兩人相遇的時候,那個男主角有時溫柔,有時冷漠,讓這個女主角搞不清楚那個男主角到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其實劇情非常老土,可是我一直很想知道這個廣告到底在賣什麼東西,雖然它對於一個廣告來說很長,我竟然把它看完了。知道了結局後,為了找尋線索來滿足答案,我第二次再次很認真的把廣告看完了,確認廣告裡的線索符合邏輯,畫面也交代的夠清楚。就像閱讀推理小說讓人非常容易入戲一樣,一方面跟著書裡的脈絡走,一方面自己的腦袋也不停的追查線索,找尋答案,這樣的廣告處理方式好像邀請了觀眾參與了這個故事。

就像我們可能會對著經濟學或者會計學課本打瞌睡,一讀起福爾摩斯就欲罷不能一樣,怎麼讓讀者/觀眾能夠置身其中,有參與感,可能會達到在現在觀眾和讀者容易轉台或者輕易分心的狀況下想要觀眾注意力的方法。

要鋪陳一部推理小說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更別說在短暫時間裡得傳達產品訊息又得催促消費者掏錢買東西,太複雜的情節可能還會有不知道你到底想講什麼的挫折感,對於這些,我建議廣告人多讀點優質推理小說,學會怎麼製造不符預期的矛盾然後一路引發觀眾的好奇,最後欲罷不能的被牽引繼續追看的動力。

說不定還可以像這位我很愛的作者一樣,在不經意之處就創造了震撼人心的佳句(有些因為太過誠實而令我忍不住莞爾,有些很令人感動,有些很值得我們借鏡去看我們的社會):

“我試著說一些看似貼心,實際上卻毫無意義的安慰她,像這重空泛的語言,經常用在填補談話的時間,這是人類慣用的手法”。(死神的精准度)

“人類這玩意兒, 怎麼老是能從無謂的事物中找出差異,進而讓自己覺得比其他人優越?“(死神的精准度)

“任何人都是第一次參加,人生這種事沒有什麼專業老手。就算偶爾有人自以為是專業老手,其實大家都是業餘者、新手。第一次參加比賽的新人,不要因為失敗而灰心喪志。” (Lush Life)

“仔細想想,他們總是在我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就已經制定了法律,改變稅金跟醫療制度。恐怕有一天,他們說要向某國宣戰,我們也無法反抗,一切好像就是這麼運轉的。當我們還在發呆的同時,他們已經擅自決定了所有事情。以前我讀過的一本書提到,國家根本不是為了保護人民的生活而存在的。仔細想想,確實是這樣。(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

Cheri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