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6

廣告151十:好色之徒


近日公司以至全港的人掀起一片「叫鴨」潮,凡是看見一隻鴨狀物體的都會瘋狂尖叫,繼而在Facebook post一些食字Status,「Duck搖人處且搖人」、「有Duck必有塞」,全民皆Copywriter,香港廣告有救了。甚至一下子,鴨成為集體回憶,你一句「我細細個就聽過佢個名!」(儘管你的腦海裡,牠的名字仍只是”鴨”而已)或她一句「佢晚晚浮下浮下陪我沖涼架!」(但同事她家根本就沒有浴缸),在大量的認親認戚下這隻鴨在香港並不寂寞。

一班同事在茶餘飯後晒冷,把這陣子拍過的鴨照通通放出來,可能鴨的樣子真的過於相似的關係 (根本就是再影也只不過是一隻鴨,你拍多了牠也不會擺pose,甚至變鵝),大家開始職業病的玩起「找錯處」來,「咦你隻鴨偏青喎,你部電話唔得呀。」「你就唔得!係你影得隻鴨太橙就真!」「我地對pantone咪得囉‥」「你就pantone,個material都唔同,點對色,隻鴨用乜膠野造架?」名符其實的雞同鴨講。

你看那隻鴨,重點可能單純在於牠的可愛或體積 (或哪個角度自拍才能和鴨咀對咀),對於廣告人,看的卻是那背後creative idea、consumer insight、media placement等;對於客戶,看的則是哪裡可以放Logo、鴨像不像鴨 (怕路人不知道牠是鴨,誤會是雞或鵝)、會不會聯想起H7N9影響品牌形象、報導多不多之餘有沒有提及品牌、鴨夠不夠顯眼 (萬一有路人發雞盲看不見怎辦?)、還有,顏色對不對。

客戶疑問多屬人之常情,始絡他們才是廣告(說穿了,鴨其實是商場的廣告)的真正消費者,先消費,才有廣告出來,為保障消費者權益,當然要「用盡佢」,問題天天多多。出奇的是,眾多問題裡,一些客戶對顏色異常執著。

對於顏色的執著,他們多不放在製作廣告時的設計用色上,他們視之為「給予Agency創作空間」,反而是廣告「出街」時的模樣,原意是當廣告刊登在不同媒體上如報紙、雜誌時因不能控制印刷質素而產生對廣告可能因印刷差劣導致顏色與原本設計有所出入令客戶「蝕晒」情況發生而洐生出來的憂慮。這可是天大的憂慮。

為防止該情況發生,我們Agency會為媒體提供「打稿」讓他們作顏色參考用,但客戶普遍是不相信的,一些客戶深信天下報紙一樣黑,寧願試色後把廣告調色至異常的淺,當作是Buffer,確保印刷品即使多黑,他們的廣告也洽到好處。甚至是,對於一切深沉的色調,他們是拒絕的,他們不會試一下,也要繼續拒絕,哪怕你的廣告Idea是黑夜,他們也硬要一個「白天」的黑夜。

廣告人疲於奔命,有時是因一些客戶是緊張大師的關係,看見「出街」廣告和原設計有一點點不同,也會發狂咬手指,大興問罪,非要Agency確保廣告在各媒體的顏色也是相同不可。甚至,他們會「跨界別」的硬把雜誌廣告和報紙廣告比較一番,硬要兩者顏色,或許正如不管黑貓白貓,「出街」了的廣告顏色也要一樣的道理。

你在看一個廣告,你關注的事宜裡,印刷顏色是在你心中的第幾名?勞民傷財局限廣告創作的執著,會否單純是一次又一次的本末「倒米」?正如看著全港最大的廣告─《鴨》,我還沒有聽過任何關於牠顏色的評價,除了我們這班「好色之徒」外。

柳凝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