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5

廣告街坊:排名之後看不見的勞動者


廣告跟新聞有點類似之處,就是很喜歡大聲嚷嚷“我是第一名”!於是我們常被灌輸有著各式各樣排名的新聞和廣告:香港國際機場排名第一,香港大學排名亞洲第一,哪個牌子的化妝水排名第一等等。我們通常不會太過在意它排名後面的計算方式跟邏輯,也常忽視廣告或者排名報告裡以細小的字體解釋研究的方法和可能造成的誤差。
我們常覺得只要是有數字呈現,就表示這個排名有根據,值得相信,而排名背後的研究工作我們一點也不在意。排名的研究工作我們尚且如此,更別說排名背後所代表的各個層面的影響了。


香港在2011年是個以吞吐量計世界第二大的港口,而對於這個所謂世界第二大港的工作方式和它背後勞動者的故事,如果碼頭工人沒有罷工,我們大概從來也沒有多想這個世界第二大港是如何堆砌起來的,而世界第二大吞吐量對於在這個港口工作的人,在寡頭式的港口經營情況之下,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一方面我們習慣於經濟學上成本效益,高效率的思維。我們也習慣媒體以經濟競爭優勢為主要的論述,我們沒有想過一直不停上升的吞吐量對環境的影響,對於已經非常忙碌的港口船隻的安全問題,對於漁民的影響,海裡生物的危害,現有碼頭和勞動力能夠合理處理的貨運量,人力資源的培養等等議題。在經濟學的論述裡,勞動者是生產的一個元素而已。在這個經濟掛帥的社會裡,我們就只是個生產元素。

另一方面,同時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被各種被包裝過的訊息給包圍,我們看不見生產的過程。不但產品跟勞動者完全脫節,產品在行銷策略裡以廣告呈現出來也被賦予原來不屬於它的意義。這是個ADAM SMITH的角度來說高度分工的經濟模式,也是個從馬克思的角度來看,高度被異化的社會。


廣告在這樣的資本主義經濟模式裡所扮演的角色是個很嚴肅的話題。勞動者如何在廣告裡被忽略也值得我們探討。消費者又該如何去看待充斥著我們四周被包裝過的訊息?除了勞動者和消費者這兩個經濟角色之外,我們同時也是這個社會的公民,而當我們退出經濟學思維,以公民的角色去看待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們是不是該以一個不同的視野去看待這些排名?分析這些排名背後更複雜更龐大的勢力?和了解太看重這些排名到底對我們帶來了什麼?更好的生活?還是更多的壓榨跟不平的社會?


什麼時候我們學會以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這些排行榜,或許我們也就能以比較從容的態度去面對這些排名,不再讓排名成為我們的緊箍咒。


Cheri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