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4

廣告151十:廣告人點解要放工?


談起廣告人,自然和晚上掛鉤,夜生活、永恆「痴地」的衣著、黑眼圈、Black Label、黑夜壽司、黑白相、Marlboro Black Menthol、黑白樣 (對,開夜過後面如死灰的黑白樣),和工時。 一般人最感興趣的,不是廣告創意怎樣搞,而是很膚淺很膚淺的一件事:「你幾點放工架?」有「劈順」的,問題的深度會深一點:「累。明天的開夜為著今天的開夜而準備。(對,要先有一段文青的開場白)係咪可以成日開夜架?燃燒我啦!」很黑色的幽默。

放工,嗯,很難一概而論。「咁即係平均幾點放工姐?」嗯, 簡單點說,視乎工作多寡,再配合公司的”headcount”,「人頭」若少、工作又多的話,你花的時間自然便要多,工作時數亦會多,達至開夜。工作多得白天做不完延伸至黑夜,為其一,其二是,白天因要著手先處理須「對人」的工作,待那些「人」下班了,才聽著《1872遊花園》 ,埋手處理不用「對人」的admin工作。

淡季時,即使你要(想)一個打十個,也是游手好閒,「難為你」的要你六點下班去做個Yoga,再回家煲碟。

這是外行人眼中的”flexible”,或我們眼中的”unpredictable”。

問題應該轉換作,點解廣告人要放工?

「開夜」是一種需要, 但需要會變成習慣。當你習慣開夜,你會接受,繼而合理化,直到一天,你反過來問自己:「為何不用開夜了?」「蒲」公司比較自在,若突然下班了,一下子不知道可以找誰陪,也嫌街上燈火太通明。開夜不是因怎麼逍遙,單純是習慣,本能反應的去開夜,廣告人最怕習慣,習慣做特定的事;習慣搞特定的創意;習慣過特定的生活,這樣工作就變鹹魚了。

「開夜」是一種性格,一些人甚至一整間公司喜歡在黑夜才開始「腦爆」,貪死是宵夜特價時段,創意放題夠抵諗。一些人則慣性開夜,就是慣性的無止境清理明知道無止境增加中的工作,雖然你因腎上腺素在開夜狀態中高漲而未有太難頂的感覺,但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廣告前輩在旁看著你,知道你已離妻離子散朋友嘔的日子不遠,雖然現在的你還在「自high」著。

曾有一位朋友開夜時永不吃飯,單純是「因為麻煩。」結果胃痛成疾,現在像吃香口膠般的不斷吃著胃藥保命,更麻煩。

我們往往忘記,衡量開夜的需要,有需要,即是也有沒需要的時候,當沒需要時沒有把握放手的機會,卻在期待下一次的開夜。廣告的經驗,我想不是取決於開夜的能耐,而是要懂得像王傑般,「我會知道幾時要退」(註:王傑,上一代的歌手,人稱浪子,我知道而90後的你不知道王傑是誰,算了),在適當的時候從公司退下來,給自己的生活找回一點時間。
廣告,本來就是生活與開夜的拉鋸 。

晚上很寂寞,公司裡的單身男人/ 女人,在自己的世界孤獨奮鬥,沒有人會留意他們當中迫切性背後的盲目。

借問開夜何時冇?那人遙指華富村 。(食個「快飯」,再回來繼續做吧,記住拎單!)


柳凝之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借問開夜何時冇?那人遙指華富村 。
筆者定是DDB...

Ariel 說...

不知不覺, 開夜其實成了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