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7

廣告街坊:Earth Hour 2013 in Hong Kong

2013年3月23日 晚上八點半。

這個時候你在哪裡?在做什麼?

我坐在德士裡正在回家的路上,從中環的機鐵站出來,車子開過平時燈光璀璨的大樓前,這時卻看不見熟悉的中銀大樓外牆閃亮著白色燈光象徵竹節的線條,也不見匯豐總部兩側交錯著的紅白色燈光。前立法會(有人可以告訴我它現在是作為什麼用途嗎?)也沒有了折射燈的照射,中環突然變的比平常安靜,也比平常樸素。

那時候我才想起,啊,Earth Hour 2013。

在飛回香港的飛機上,剛好看到了南華早報的社論,提倡香港制定室外照明亮度的規範。除了減少浪費提供這些室外照明的能源之外,也可以減少光害對於其他生物造成的影響。光害對人造成的影響,我們自己自作自受應該沒有什麼好抱怨,晚上看不到星星這件事情,對於大部份香港人來說可能也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吧!

不過這“我們”到底是誰?讓晚上的街道上亮如白晝到底是誰的傑作?誰在我們身邊安裝了這麼多的燈光?這讓香港成為全世界光害最嚴重的地方的到底是什麼?

其中一個原因,在2013年3月23日晚上八點半,我突然發現,是我之前提到的,在我們的城市角落裡幾乎無所不在的室外廣告。(香港大學物理系研究發現,由於尖沙咀區充斥著大量燈光廣告招牌和向天空照射的泛光燈,該區在本港晚上8時半至11時的夜空光度比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的規定值高出1000倍。)它不止影響了我們的市容,我們的建築,還是造成嚴重光害的助手。當車子開過中環來到了銅鑼灣,當有些廣告看板選擇了熄燈而有些沒有,當高樓關掉了裝飾燈而一些店面的霓虹招牌依然閃爍的時候,那些仍然選擇亮著的廣告突然顯得刺眼,它們不顧其它的一切的只顧自己發光的內心,在這一個小時裡面特別令人不舒服。

沒有了商場的裝飾燈光我們的生活並不會有所影響,我們決定去時代廣場從來都不是因為它的燈光打得特別漂亮。我們選擇在匯豐開戶口跟它紅白交錯的燈光也沒有關係。在OPEN RICE盛行的年代,我們不會因為霓虹的絢爛燈光而改變我們的消費行為,或者看到大型的廣告看板而興起消費的欲望,我們已經進入一個以交換情報方式而消費的年代,那個在晚上的街道上為了引起注意而不顧一切地發光在現今這個講求環保和減碳的年代已經不適時宜。減少戶外需要燈光輔助的廣告,我想對於點子很多的廣告人應該不是難題。

我想起了倫敦街道上的店面裝飾,還有日本有些店家的招牌,那些讓走在街上處處是驚喜的創意,那些不需要燈光輔助,自己本身就很精彩的設計,我希望,香港有天也會有這樣的城市風景。

Cheri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