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8

廣告101+:連自己人都要呃?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則友人乙被「出賣」的故事。話說有一天看到友人甲的facebook post,嚇然發現友人乙轉了行做design。但友人乙一直是紀律部隊的督察,沒有轉行。事緣友人乙月前答應了友人丙提供一張生活照,供內部刊物之用。於是,一天友人甲翻閱公司的內部刊物,看到友人乙的照片在一篇訪問中出現, caption上指友人乙是designer,二話不說就將報導拍照上傳,並tag了友人乙。

原來,友人甲和友人丙是互不認識的同事,但在同在一家跨國公司工作,該公司在香港經營多個FMCG(Fast Moving Consumer Goods,如牙膏、餅乾、洗頭水、香口膠等)品牌,他們只是碰巧都認識友人乙而已。

其實廣告界通行都知道,絕大部分廣告上的用家意見,都是編造出來的。不論是街頭訪問、小組討論,還是藝人的意見,都是廣告公司copywriter精心炮製的文案。只要配上一張街頭相片或用家大頭相,便似模似樣,90% advertorial都是這樣製作出來的。所以廣告公司裡的同事,不論是創作部、客戶部、媒介部,甚至會計部,都會經常在全港各大advertorial上出現,飾演各行各業的用家。

Advertorial「吹水」已見怪不怪,近年大小research house亦積極參與這類製造意見的行為,將marketing的message「科學化」,加強「說服力」。「民調報告為付款的客戶度身訂造」已不是新的說法,甚至學術機構的民意調查組織也會為商業機構服務。

而research house更是廣告商應付電視台審查的好幫手,什麼最高銷量、最受歡迎、雙倍效果等,都要由research house這類獨立第三者提供報告,以支持廣告裡的claims。至於這些No.1是否實至名歸,則留待消費者自己判斷了。

因此,友人甲對廣告裡的用家意見早已經不以為然,這次只有多嘆一句:「連自己人都要呃?」

吳博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