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4

廣告街坊:你到底在賣什麼?

上個禮拜聊起了台灣,這個禮拜就再說說這個離香港很近,卻彼此不太熟悉的地方,在她改革的年代,廣告界留給我們的故事。

在上個世紀80-90年代,台灣出現了一些完全與產品無關,卻引起社會熱烈討論的廣告,所謂意識形態式廣告。是什麼樣的時代背景和什麼樣的廣告引起當時熱烈的討論呢?

現在在學校裡的同學們可能對台灣在80-90年代的轉變不太熟悉,透過廣告,我們可以回頭看看,那個年代的台灣為了什麼在抗爭。雖然已經離我們今天二十多年,我們可以藉由當年的例子想想:廣告,除了行銷產品,可有其社會角色?

先來看看這個當年引起很多話題的廣告-

1985 -我有話要講


台灣在1987年解嚴-這是個台灣邁入民主改革的一個里程碑,在那之前,許多憲法所保障的基本人權,包括言論,集會,結社及出版的自由,因為黨禁,報禁等而受到限制。也因為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大家說話很小心,現在在電視上看到漫罵政治人物,甚至總統的畫面,在那個時代是很難想像的。

在那個時代的年輕人,只被要求成績好,連頭髮長度都有限制。這個廣告可說是表達了那個年代年輕人的心聲。弔詭的是,這個廣告到底在賣什麼,這個縮短了的影片完全沒有帶到。

1998 -“請問部長,哪一種護手膏比較有效?”


這可不是賣護手膏的廣告,而是和前一支廣告一個系列,以年輕人在面對社會不合理現象的控訴和諷刺。體罰在當時不是個會有人特別討論的現象,因為它就像街角的麵包店一樣,是每天都會接觸到的,就自自然然,從來就在那裡,所以也沒人覺得不對。

現在可不能體罰了,這廣告可有帶起討論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1987:“你說這個城市太沒禮貌,我覺得你亂有思想的”


延續了上一個和產品完全沒有關聯的畫面和概念,代表歐洲文藝的裝扮和台灣的街頭畫面交錯,觀眾應該很好奇,這廣告到底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一直到最後我們才知道原來這是個賣口香糖的廣告。歐洲的文藝氣息代表著高文化,帶出觀眾所處城市的不足。

有趣的是,二十多年後,應該不會有人說,台灣太沒禮貌了。我很好奇這個廣告帶出了多少台灣人的自覺,而如果今天我們在香港或者中國播放這樣的廣告,可會在未來的某一天看到一個比較彬彬有禮的城市?

1993 - 資訊蔓延篇

解嚴後,測試舊規則的新界限,社會在開始被解構後找尋著新的方向。舊的身份角色不再牢不可破,所有的新的可能在等著發生。它看起來紛亂,卻孕育著新的生機。這個要“讀者繼續努力” (跟孫文的遺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有著同樣的期許。加油吧,往更美好的社會邁進。

在台灣控訴不再引起話題,因為每天打開電視就看得到。它就像之前的體罰,無所不在自然的存在著。而說真的,也真是煩人。現在的台灣,多了些溫馨感人,追求夢想的廣告。可能在這個世代,我們需要的是另一個開創新時代的概念和刺激,讓社會停止控訴,開始讓大家坐下來和平地解決我們共同面對的問題吧。

如果廣告反映了我們所處的時代,香港的現在,以她的廣告在說著怎麼樣的故事呢?

Cheri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