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9

本周專欄結集

香港品牌有價有市

最近香港排外的聲音非常響亮, 大陸人在港生子, 狂掃香港樓以至在廣東道掃貨, 部份香港傳媒將他們標籤為「蝗蟲」, 社會上瀰漫著一種不歡迎大陸人的氣氛.

在很多大陸人眼中, 香港是一個有靈魂的自由社會, 真正擁有「法治」及「公義」. 相比較國內賺錢是唯一硬道理的不良社會現象, 香港這個品牌是大陸人更可以信任的. 大家不要忘記, 香港本來就是一個移民城市, 我們的祖父母或父母很多都是以前從國內偷渡下來的. 相比他們, 我們是多麼的幸運!

難得香港品牌有價有市, 經濟上我們應該積極做大陸人的生意, 政府要做的不是攪「港人港地」式的分化, 而是盡力加大各式各樣的供應, 為服務更多中國同胞作好準備, 生意做大才可以創造更多工作機會給香港市民, 一舉兩得.

政治上我們絕對不要小覷香港影響中國的力量, 每年數以千萬計的國內旅客訪港, 讓他們見識一下香港作為一個文明社會的模範, 回家後他們會將經驗告訴親友, 香港人守秩序守法的美德及享有資訊言論的自由, 加強他們對國內社會不公平現況的反抗, 中國的改革才有希望.

羅莉
市務總監、《消費者通識》及《廣告@日本》作者
lowreyskypost@gmail.com



讓孩子拍廣告好嗎?

孩子拍廣告,可以是很有紀念價值的課外活動,為「青春」留倩影,很多家長都樂於讓孩子出鏡。然而,小朋友拍廣告,也有很多鮮為人知的辛酸。拍攝過程的辛勞不在話下,更大的影響應該是對孩子的心理發展。

小朋友沒有工作經驗,突然在工作環境成為焦點,加上家長為了配合拍攝而一反平日在家裡的很多規距,孩子的心理轉變可不能忽視。見過有當紅的廣告小明星,忽然「公主病」上身,也有小演員愛上了向朋友仔炫耀。小朋友要如何應付突如其來的光環,家長可不得不注意。

有些品牌將孩子的故事變成廣告題材,對孩子的心理影響不得而知。但消費者總是喜歡看可愛的小面孔,這一點廣告人就最清楚。小孩子的感染力很厲害,除了能打動觀眾,也可以融化平常cool爆的廣告人。

近日就有一輯廣告用上了很多小孩子,廣告手法見仁見智,但肯定的是這些小孩子讓一眾「大鄉里」中產廣告人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接觸到香港社會已經存在了很久的那些民間疾苦,比起議員掟蕉更有效。

胡若藍
廣告公司合夥人、《廣告@日本》、《廣告講義》等作者


店舖音樂的治療力

不少店鋪都有播放音樂,而店鋪音樂也是體驗品牌的元素。

商店有不同的音樂選擇,是流行曲還是古典樂、本地還是外地歌曲、有無歌詞、有歌手唱還是純音樂、樂器演奏版還是音樂盒版,其實可以很講究。至於歌曲旋律節拍,輕快還是悠閒,都會影響消費者購物的感受。

MUJI無印良品建立一套品牌識別系統,從品牌個性、品牌價值、到品牌文化都有一致性。MUJI主張「好感生活」,80年代的日本經濟飛躍,但品牌卻開創「空」的美學概念,產品並無品牌標誌。在店內購物,消費者總會感覺閒適。除了店內陳設和空間感,店鋪音樂也發揮十分重要的「治療作用」。

若細心留意,MUJI的音樂選擇都是一些輕悠的純音樂。無論在日本店裏,還是香港的分店,聼著鈴木常吉在日劇「深夜食堂」的純樂作品,或許真的成為消費者在營役生活中的心靈綠洲。

MUJI著重的「好感生活」,就是顧及客戶購物的五官感受;這種聽覺的感官體驗,在香港人多擠迫的環境下彌足珍貴。

吳博林
大學高級講師,《廣告101》系列書籍作者



Chanel No.5與「變性」廣告

香水界的傳奇標誌Chanel No.5,最近一破以往使用一線女星及唯美主義的廣告手法,破天荒轉用型男Brad Pitt作為代言人,在黑白畫面下向鏡頭說了一段故作高深的對白。身邊女性朋友對此廣告意見紛陳,有些見到Brad Pitt已雙膝一跪,亦有人大罵對白故弄玄虛,令美感象徵質變為哲學演說。

姑勿論廣告成效如何,以男人來為一個女士產品作代言,確是滿有公關啅頭,有助在最短時間內引來傳媒及公眾的關注,而已往亦有不少品牌以這種「變性」模式作廣告。

荷蘭百貨公司Hema早前推出女性內衣「Mega Push-Up Bra」,大膽起用雌雄莫辨、並擁有一把金色長髮的妖男模特兒Andrej Pejic拍了一輯平面廣告,籍以帶出「即使是平胸的男性,也可以此神奇胸圍提升2 cups」的訊息。

衛生巾廣告亦不乏男士參與。台灣輕柔美學衛生巾,就曾以美男賀軍翔代言。

所以,若然下次突然見到陳偉霆穿上波點T-back女性內褲的平面廣告,而你不知道Target Audience是誰,也不用大驚小怪了。



徐緣
市務總監、《消費者通識》及《廣告@日本》作者



爆笑車身廣告

在交通工具的車身上放置廣告,是戶外廣告(Outdoor Advertising)的一種普遍形態。由於部份設計師在編排設計時,只用電腦把車身廣告當作一個平面廣告處理,而未能把車身上不同微細部份考慮進去,導致在市面常常見到一些古怪的車身設計。例如入油蓋如一粒暗瘡般生於廣告代言人的下巴,或安全門變了代言人手臂上的紋身等等。

加拿大右翼政黨Wildrose Party候選人Danielle Smith,就曾經因為一個巴士車身選舉廣告,兩個車碌剛好置於半身照的胸前,遠看猶如一對會旋轉的黑色乳房,而見笑於國際。

最近網上流傳一幅Starbucks貨Van的照片,其效果更加惹笑。車身印有Starbucks字樣及標誌,但當打開趟門,印有”S”字的門往後一縮,就擋住了中間的字母,變成了一個「Sucks」字。好好的一個知名品牌,竟被取笑為一個「Sucks」的牌子,可說相當無辜。

希望設計師們能多加留神,以免笑死途人,釀成交通意外。




















徐緣
市務總監、《消費者通識》及《廣告@日本》作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