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7

Gatekeeper


「做廣告諗Idea係咪好辛苦㗎??」
「創意方面的工作我地有創意部去幫手㗎。」
「咁廣告係咪由你地去拍㗎?」
「拍廣告的話我地有導演、影相的話我地有攝影師㗎。」
「咁呢隻Print Ad係咪你整㗎?嗰D畫係咪你畫㗎?」
「都唔係,我地有Artist、Illustrator去幫手做㗎。」
「哦,咁你地Account Servicing有乜用?」

以上對話和香港某喜劇的情節如有類同,不是巧合,西裝的工作是甚麼,對不少人來說確是充滿問號。若電影監製的角色尤如身體毛髮,負責緩和導演和出品人之間的矛盾,西裝工作性質或許相若,也是去緩和矛盾 - 創意部和客戶之間的矛盾。創意部和客戶是沒有矛盾的話,我們不就變得可有可無了?當然,矛盾沒可能消失,只視乎那矛盾有多深層次,再好的關係也有矛盾存在,所以西裝也永不致於失業,但只靠「緩和矛盾」名義去開飯的話,西裝的工作便真的有點可有可無。

若要我以一個字去形容西裝的工作性質的話,我會說“Gatekeeper” 。

客戶給予工作,我們提供創意,製造廣告。我們會有好的客戶,他們擁有清晰的Brief、有建設性的意見、甚至乎有一個具前瞻性的Direction,讓我們能做出好的廣告。可是,客戶會有迷失的時候、不講理的時候、給上屬老闆壓迫的時候,他們讓廣告誤入歧途、提出不合理的意見、建議不是Direction的Direction、為切合個人喜好而盲目修改創意、為老闆安心而漠視民意強推廣告,他們的迷惘讓好的創意沒法健康成長。作為西裝,打份工而已,服務水平視乎個人喜好,好的西裝,有一個法則,便是懂得 “Push Back” 。我們雖然是客戶服務部,但不是盲目的提供服務,遇上不好的Agency Brief,我們要Push Back;遇上不合理的意見,我們要Push Back;遇上不可能的budget,我們要Push Back;遇上強姦創意的決定,我們要Push Back;遇上不能發揮 (或賺不了錢) 的Job,我們,當然要Push Back。對創意部來說,好的西裝正是一個Gatekeeper,為創意把關,不平則嗚,把好的受下來,不好的推開,最怕的就是Order taking的好好先生,面對客戶甚麼也叫好,令創意不叫座。

Push Back不代表凡是客戶要求的也推開、凡是聽到客戶給意見也流淚,硬要客戶接受創意,這叫倒米,讓公司倒閉。

At the end of the day,你難免說一句:「講就天下無敵,做唔做到先?」是的,有時候Brief真的不能改、客的要求不能推、Present了的layout真的不能confirm、好的創意真的不能保留,這是一個現實,畢竟真正的老闆,是客戶本人,生殺大權終究在他們的手上。然而,儘管「硬食」過後公司仍是有錢袋、廣告仍是能出街、公司仍是儲了一個Portfolio,客戶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又是否意味著不如講多無謂,客戶想怎樣便怎樣,只求客戶快樂,Artwork approve後便有艇搭?查實,為何要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腦常開,若沒有Push Back的自覺,左耳入右耳出,Agency便逐漸失去自身的Value,淪為客戶的一對巧手,接收指示盲目執行任務,他日壞的創意見街了、慘不忍賭的廣告流出了,Agency形象受損了,客戶品牌遭破壞了,客戶過橋抽板,拋下一句:「咁樣衰的廣告,我都做到啦,駛乜要你!」狠飛Agency,先姦後殺。一時的妥協,最終受害的,是Agency自己。我們有時候難免要Order Taking,卻更多時候,要多Push Back。

適當的Push Back,讓創意部得到保護、感受溫暖,甚至,成功保護客戶品牌,以苦口婆心讓客戶信服。 Push Back不是易事,人工也不會Push多,我們的Push Back,說到底,只是為廣告好,和為這個品牌好。

西裝有甚麼用,若是食之無味,會否棄之可惜?站在創意門前,做一個Gatekeeper,我想,我們會找到存在的意義。

不要看輕每一次的Push Bac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對於很多事情,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政府迷失的時候,他們提出不合理的方案、作出具破壞性的建設,我們食住花生等睇戲,頂多看數條相關Youtube短片、在Facebook按個LIKE來個心靈上的對沖,再抱頭大睡,反正,總有人代我們出頭。

我們謙虛,自感力量微不足道;我們踏實,深明自己的人生對社會無關痛癢,社會自會均衡成長,我們只需各自活得滿足。反正,少了我們其中一人,社會也不會因而改變了甚麼。
事不關己,仍可以己不勞心,一天發現,原來香港只是一個彈丸之地,也只不過是有七百多萬人,藤掕瓜瓜掕藤,看似事不關己的災難,原來早已秧及池魚,那時候我們如夢初醒,我們遺忘了行使說不的權利。所謂的事不關己,原來是幽了自己的一默。

我們從沒想過,我們每一個個體對社會有多重要,而少了我們任何一人,是會對社會造成多大影響。我們,其實與生俱來便是Gatekeeper的一群。

政府的處事是否恰當、這個”Brief” 是否合理、這個”Direction”對我們香港這個”Brand” 是否是好,我們可以批判;我們可以分析;我們可以多做一步,就是為這個洗腦,來一個Push Back。這一個Push Back,是讓政府知道我們作為市民的Value;是讓政府知道我們的腦很乾淨不用洗;是讓政府知道我們的Push Back只因我們愛香港和我們的下一代;是讓政府知道,香港,是有著我們這一群Gatekeeper。

廣告人發起了「廣告界支援學民思潮」運動,製作Viral短片、Print Ad、Logo,以做「老本行」姿態去參與Push Back。我們就在今晚,各路精英聚首一堂,在政府總部來個Push Back Night,只因我們知道,世上沒有不能Push Back的事,包括國民教育。
今天,會是一個Happy Friday,因我們會Push Back得很爽,只欠你們的參與,一切便為之完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