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7

工欲善其事 必先唔hang機

一件白背心和一條紅色沙灘褲,是George這一陣子的戰衣,這一星期他差不多四天也是穿著這條疑似在Baleno買的紅褲子,我知道,廣告人是窮,但也不是這麼窮吧,我想。君子坦蕩蕩,旁人眼戚戚,George充滿自信的在公司遊走,逢人便說”Hey what’s going on?” 近日某服裝店在港開店,Sales皆是洋人或ABC居多,他們會懶熱情的給你打招呼,第一次步入那黑店(的確,那裡的燈光真的很黑暗) ,我還真的花了數秒去想,我何來認識這麼多老外。George真的以為有一個洋名自己便真的是一個洋人,不斷的在hey hey hey,hey甚麼hey,我想起家燕媽媽的一首歌。Suki沒好氣的看著電腦mon,再回頭看著這個creative說:「George我想你明白一樣野,鬼佬著成咁,叫陽光,中國人著到咁,叫麻甩,呢個就係香港。你去扮番隻米奇老鼠,女西裝會走黎叫你抱的機會應該大D。」

Suki向來敢言直諫,一眾女西裝聽了,不禁竊竊私笑,她們的表情和那黑店門外等猛男救濟的民眾一模一樣。

「Hey what’s going on?做乜咁燥?你望住個mon望左成個上晝啦喎Suki。」George望著Suki燦爛的微笑,我們中國人稱之為「烚熟狗頭」。Suki仍是沒好氣的望著電腦mon,不欲理會George,然而這個Mon好像一直停留在同一畫面上,過了一會,她忍不住開口了:「我的電腦真係符合人體工學設計,就係永遠當我最忙時就會hang機,認真有人性。George你黎幫我搞搞佢啦!」「Baby你做乜唔同我地一樣用Mac,幾好用丫,配埋塊Wacom,睇Facebook真係一流架!」順題一帶,George早一陣子就是因Wacom沒了而鬧辭職。

「哼,西裝只配用Dell、HP或Lenovo。」Suki一語道破西裝的工作生態環境。別說廣告不會薰陶人,一般人會把廣告行業和Mac機掛鈎,但這只限創意部,若說創意部常怨恨那個沙灘波不斷蒲頭 (沙灘波即等於Window系統的漏斗,代表電腦正在loading) 的話,那我們則是怨恨loading的權利也沒有,因電腦根本就是hang了。曾有朋友轉公司後有幸得到一部Mac機,正當我們大喜有感這是西裝的一個革命之時,卻得到那友人的匯報,這「美國夢四」組合包括月餅罐Mac mini、IBM Keyboard (90後,IBM即是Lenovo前身)、Logitech有線滑鼠和HP 15吋 LCD Mon,這讓我想起在街市看見的那個山寨版Thomas the Train變形金剛。

友人還補上一句:「我根本就不懂用Mac!還我PC!」這就是西裝的命運。

我沒有特別大興趣去做一個電腦小奇俠,但工作需要迫使西裝精通電腦,就像保鑣要精通空手道,雖然,他們的根本工作就是擋子彈,我們也是擋子彈,但也要精通電腦。西裝部女生多,但也要精通電腦,電腦對她們來說,基本上和航天科技沒兩樣,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只怪工作靠電腦,在沒有選擇下必要懂得操控電腦,以慎防電腦發生任何奇怪問題。請不要不尊重別人,說甚麼別人是毒男,我們很尊重精通電腦的人,公司的IT部簡直是救世主,沒有他們,我們如何渡過無數hang機的晚上。

我不認為公司的電腦很爛,其實是不爛的,但核心的內圍或外圍也有著一個大圍的問題,就是電腦多受制於公司的電郵系統、防毒軟件。其實,一般凡人用的電郵已很完善,幹嗎要搞一些應該是美國太空總署才能handle的電郵program,單是看一封電郵,也要等一大陣子時間、按十多個button才行。還有,那個史上最強的防毒軟件,他的人工智能管理果真是世界級的,他懂得在你最忙碌的時候才啟動病毒掃描,一下子電腦停頓了,停頓的程度那個沙灘波也代表不了甚麼,我的心臟也隨即停頓,看著每開一個版面也要像窗簾的緩緩由上而下的滾動下來,我在想,我的事業,也會否像這窗簾自此停滯不前。我那刻懷疑,我的防毒軟件中毒了,IT部對我的訴告淡淡然的回答:「你先send個email預約,我地再研究一下你的防毒軟件係咪中毒。」

手提電腦是西裝的buddy,但可知手提電腦不是公司的重點更新項目,所以這等電腦多是雜牌軍,你不能想像,品牌背後,這電腦是經歷多少的風雨。你看著那爆開的電腦角落,你在想,是否一名西裝奮鬥過的痕跡,每一道裂縫,也是一段的經歷,但這刻你只怕,你會給漏電電擊身亡,這又是否構成工傷?手提電腦,顧名思義是可以用手提起來的電腦,但那份重量,讓我想起公司對我的厚愛,每踏一步,也是對工作愛的證明。適逢上廣州、去海外工作的話,那份重量,讓你省回不少運動健身的時間。手提電腦是被遺棄的一群,因長期沒有連線的關係,電腦很多東西也是不update,老實說,We don’t care,However,一開機,便彈出一大堆提問迫你看,你的病毒要更新嗎?你的桌面要清理嗎?在客戶面前彈出這些懶親切的提問時,實在不禁想反問一句:「我可以哭嗎?」

電源,我從沒想過電對人類來說是如此的重要,就像火一樣,電簡直是工作的起源。在present途中碰上沒電的情況頗常見,一群西裝中,AE宅男和電這東西則最為沒緣。一次的present前夕,一切準備就緒,正要拿起Notebook趕去坐的士的一刻,電源一拔,電腦就竟只餘下五分鐘的運作時間。「搞乜野鬼!呢頭電腦係初號機嗎?(日本某卡通的機械人,要插著電線才能動,不然就只有五分鐘活動時間)」AE宅男氣壞了,事後他在客戶公司花了十五分鐘去細心欣賞 ,發現沒電了的電腦 ,竟然比起平日那個形態更爛,然後他插回插蘇再用了十分鐘去重啟電腦, 再開啟Powerpoint,這短短三十分鐘,算是今天AE宅男最大壓力的時候,因為他身旁的阿姐,差點想在客戶前把他就地正法。

這是天災,我們也避免不了。

Projector,才是西裝的天敵,你不會明白,這部機械功能不多,就只懂得投射,外型也是一式一樣,不管科技如何發達,還仍是一舊「大舊衰」。但是,這「大舊衰」就偏是讓西裝頭痕。每當正值Present,電腦就總是connect不了projector,不是畫面顯示不了便是顏色奇怪,再不是就是畫面給裁了、畫面太暗、定時關機、畫面高低不平、變形、阿拉伯文menu,Oh my Jesus Christ。還有,Projector不是電視機,開關機也要等待,一等便是十多分鐘,關機又要左顧右盼,說甚麼亂蓋上鏡頭蓋Projector便會過熱燒掉,開會過後大阿姐九秒九的走出會議室,看著這部比我們還高貴的Projector,實在無言。不幸遇上客戶公司沒有Projector的話,西裝還要當眾表演挺舉,左手執Portfolio袋,右手執「大舊衰」去present,實在苦了女西裝。我深信肥佬和瘦男是相處不了,這是廣告告訴我的事,PC是肥佬,Mac是瘦男。有時候創意部會細心的自備Mac機,減輕了西裝挺舉的負擔,坐下隨即灑脫的放下銀色的電腦,打開Retina display,然後輕聲說句:「嗯,你有沒有Projector的轉換插頭?」帥,果然是有代價。

「你唔好講到咁慘吧,我的電腦都好差架,真係好慢,乜都做唔到!」

「咁我又想知畫房 (i.e. Studio) 係用乜野電腦去做Artwork架?我未見過佢地做唔到Artwork。」Suki放棄了,望著電腦苦笑,繼而仇視著George。

「我唔准你咁講。」George不知道哪裡拾來一部寶麗來相機,拍拍Suki膊頭來個自拍。

或許,當你看著mon上的景色變得越來越慢,這正意味著,你的工作速度,已變得越來越快,黃秋生說的。

2 則留言:

匿名 說...

"薰陶"寫錯,OK, 我當你係竹昇仔/妹,中文唔好。但連"Hang機"都唔識,真係無咩常識。
(我當"Oh my Jesus crisis"係一個gag,唔同你計啦)

匿名 說...

廣告業秘辛幾好睇,

但打錯字真係多左少少,

防毒軟件
繼而仇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