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6

實習生的春天


暑假公司多新血,不是人請多了,而是公司多了一個族群,實習生也(i.e. Internship)。實習生多為學生,融入公司的環境,或許是過份融入的緣故,導致出現「痴牆」的情況,不少同事數不清公司到底有多少個實習生、他們是甚麼名字、還有他們坐哪裡,哪怕他們只是坐在身旁,也一個不留神三數十天後才發現,心血少點也不成,而在牆角,當然也看見不少新面孔。堂堂大公司,情況更甚,莫說實習生,鄰Team的人也不一定能一一說得出其名字,只怪天大地大,鄰Team就像鄰居,碰見說句「Hi」 ,認樣不認名簡直就是理所當然,實習生的話,一般人對於他們的認知當然更低,當記得起時,實習生已離你而去上學去,派散水餅的一刻,同事難免傳來「Huh?」一聲,這就是實習生的命運。

廣告公司流行請實習生來體驗廣告生活,美其名是作育英才,實情是多個人多雙筷,多一個新力軍來幫助也無妨,come onthis is a win-win solution。我的第一份實習工作,反高潮的是去學人做PR,何解是PR,年少輕狂,覺得公關很帥,而已。適逢奧運旺季,姑且把這公司假稱為奧運公關吧,那時公司有五名實習生,多是 ABCBBC,有幸緊隨洋人加入大公司沾光,心情當然興奮,亦為自己的公關路感到莫名的期待。一天,旁邊坐著另一個實習生,是一個頭插著中華牌鉛筆束頭的ABC女生,她正負責打電話給各記者邀請出席一個公關活動,每當電話接通了,她便響亮的自我介紹:「你好,我地係奧運關公,我地黎緊有一個PR event係關於‥‥‥」如是者打了八十多個電話,那時候對我構成的震撼記憶尤新,這文化衝擊推翻了我過去十多年對中國文化的認識,我本想關公應該不太Sociable,他這麼容易面紅,卻擔當公關的代言人。最後我本著為拯救公司品牌的使命,不禁和那ABC解釋:「關公is a guy。公關 is Public Relations。」那一刻,我想公關一行,時不與我。

對實習生來說,婚前試愛的機會難逢,人工雖少,或甚至沒有,但區區兩三個月便能體驗行業生活,實在比在課堂裡那個Power point吸引。不少人經歷數個月的洗禮,自覺看透塵世,熟知公司架構,繼而品評各公司好壞,或斷定行業適合自己與否,看完Trailor寫影評。實習生的春天,在於他們有幸精要的認識行業,過一下癮,見盡風光明媚的一面,還有,六點多放工,間中以課外活動心情去開夜。嗯,開夜蜜月期的廣告生活是否真實的甜蜜?日久見人心,實習工作和全職廣告公司最大分野,是客戶。

不管是客戶部和創意部,多以功課散件形式給予他們任務,一方面易於處理,一方面則因受制於他們的工作時間,難以讓他們參與大Project,亦不能代表公司發言,不然他們便洗濕了頭,兩個月後卻要走。他們過得甜蜜,閒時面書思過,而不他們不知道客戶是誰。

實習,和日本奶粉一樣,「典」含量偏低,沒有客戶,你不會知道何謂「典」,沒有「典」的廣告,難為香港真廣告,頂多是上了飛機的稿,「典」是甚麼,「典」讓你的廣告被改得鬼五馬六;「典」令你的作品一變四,一個Layout做了四大次也完成不了;「典」會叫你情緒低落,懷疑自己真的沒阿媽生;「典」叫你明白這個世界真的是很多事你做了也是徒勞無功;「典」把你手上的Project一個月變三個月、三個月變六個月,也還不能見街。你說,沒有「典」的存在,你又怎能健康成長?

客戶又是甚麼?客戶是你的父母,你的創意不用有他,但沒有他,你的廣告沒錢給生出來;客戶可以三心兩意,儘管你是何等的專一,他也可以是水性楊花的要看三個Layout Options;老師教你自己做廣告,客戶迫你跟他做廣告;客戶可以撒野,一個學期做一個Final project,客戶叫你一個星期做一個比Final project更大的campaign;客戶可以臨時缺席會議,讓你懷念上課走堂主導權反在你手的光輝歲月;客戶讓你反思,為何你的廣告生命沒有他出現過?
嗯,你真的肯定你明白廣告?

日本政府回應,我國奶粉不用太多碘,可惜我們不是在日本做廣告,要和客戶相處,要多吸收「典」才行。

實習生的春天,沒有客戶,看著實習生,不禁思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