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5

人若轉工後

廣告人出名「識食」,識食在於,不是因工作風花雪月、夜夜笙歌而造成 (或許事實是風吹雨打、夜夜哀號),廣告人對於食物的認知,是建基於「散水餅」上。


一個人離職,人情上、情義上或是門面功夫上也會買一些食物慰勞身邊的同事們,「散水」在即,就給大家一頓飽飯吃,作出一點貢獻,讓自己心安理得一路好走。一個廣告人,可以吃到散水餅的機會率,我想可以是其他行業的五倍,只怪廣告人心太花。熟能生巧,在這生態環境下吃的東西多了,見識自然多,見識多了,要求自然高,口味就是這樣鍊成。廣告高層為何這麼識食,不要看輕其二、三十的散水餅經驗,可不是白過的。

散水餅不一定是餅,吃過的,記憶中有蛋撻、乳豬、燒豬、布丁、魚蛋、茶葉蛋、雞蛋仔、煎釀三寶、豆沙包、老婆餅、老公餅、美心西餅、AKB48東海堂月餅、煙、酒、紅酒、白酒、青島啤酒、Awfully Chocolate、朱古力、Macaroon、六合彩、茶果、和果子、燒賣、貢茶、涼茶、許留山、寶褔山(齋) 、叉燒、曲奇、手製曲奇、藍罐曲奇、Starbuck Coffee、Cheese Cake、串燒、蛋糕、雪糕蛋糕、雪糕、窩夫等等,就是欠「Un腳」,從中可見廣告人的創意。

挑選散水餅是一門學問,皆因廣告人吃散水餅經驗豐富,面對「行貨」的散水餅,廣告人難免送一聲冷笑,再「唱」你三、五、七年,唯有讓同事食得招積,自然轉工舒適,走得出色,人工超值。散水也看時機,撞正散水旺季,一星期可能吃數次散水餅,「撞餅」機會自然大增,同事亦較易給塞飽再吃不下你的「餅碎」,派餅更要看天時地理人和,早上派西裝還沒上班、創意部還沒起床,下午派同事可能多去了開會,旁晚派則人去樓空(在樓下先開飯後OT),那時望著自己眼前的一堆散水餅,不禁無聲吶喊:「原來除股票外,在這方面我也是大閘蟹。」小公司一家親,散水也能親切點,餅一人一件便行,但是大公司卻「係咁依」都百多餘人,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錢,一人一件肉自然赤,更何況公司三分二的人也不認識的話,實在派之無味,棄之可惜,由此,在派餅同時,也常遇上尷尬的情況,單是思考應派給誰、碰上不認識的該怎辦、派了給認識的那誰卻不記得我又怎辦等等等等這類無聊問題,總在散水人的腦海打轉。

廣告公司人事流動性極高,一個客戶部,我可以第一天進來齊整非常,半年後則已有三分二的西裝離職,再加入新血,廣告場無真愛,哪怕有感情了,那人便又離你而去。問題是,為何廣告人愛走?

George這陣子大吵大鬧說要離開這鬼地方,他的轉工脾性又再展露出來,細問之下原來他不滿他的Wacom繪圖板壞了,說沒有Wacom工作做不好、做不快、無法設計,Art direction沒了,還不是生無可戀嗎?Suki淡淡然的說句:「那沒Wacom前你讀書是怎做設計的?沒Wacom時拿著還是一個大膠球在下面滾滾下的滑鼠時你又如何入行的?」「我唔准你咁講。」George的轉工念頭就給秒殺。

公司總有一個或數個韓愈、蘇軾、歐陽修、陶淵明、屈原、李白或杜甫,他們有著一個共同理念 –懷才不遇,這是他們的核心價值。為了捍衛這個價值,他們常覺得不到公司賞識、公司資源不足、客戶不夠好,便本著「非誠勿擾」的大前題離職,這為第一類的廣告人。他們周遊列國,或許真的儲了很多Portfolio,或許只是四處遊蕩導致居無定所,無法建立自己的事業,有一些更遊遊下便歸園田居,甚至「工毀Portfolio亡」,投江自盡。

這等詩人在新工展開的第一天,口頭蟬多是:「公司電腦很慢。」

離開,是為了回來,上一輩的廣告人留下一道名「草裙舞」的招式,即是透過離識來誘導或迫使公司給自己升職加人工。聽說這「草裙舞」在過去的黃金年代實在比「開心舞」開心萬倍,很多廣告人靠這舞步飛黃騰達,由此轉工之頻繁與此實在不無關係。可惜,在現在經濟不景氣的年代,不少老闆看見「草裙舞」便送上四字真言:「好行,唔送。」結果不少廣告人碰釘收場,紛吃回頭草。

廣告工作,畢竟是靠著自身興趣來支撐,以廣告人「坐唔定」性格,多會對外面的世界感好奇,不少同事轉職,人工和職位以外,便是受客戶、品牌和公司本身所吸引。轉職,會是為了特定的客戶和品牌而作決定,因想作多一點新的嘗試,另一方面,或想投靠某廣告公司,學習和感受其公司文化,沾沾光,這也是一個誘因。聽說,一些人更是為了「跟師博」而轉投特定的廣告公司,以便拜師學藝。廣告公司工作性質繁多,公司文化氣氛覺有異,廣告人不時抱著去旅行的心態,去遊歷一番,哪有不愛旅行的人,廣告界,佈滿遊者。

說到底,離職原因很多,但為何廣告人轉工的比率較其他行業高?悶,因廣告人怕悶,這樣而已。廣告是一門講求效率的工作,每天我們也在給威迫著,趕著已Dead的Deadline,做著社會未見光未流行的事,久而久之,我們變得生活要一定的節奏,很怕悶,一下子停頓了、慢了、剌激少了,自然「周身唔聚財」。解悶,除工餘活動外,便是轉換工作環境,希望在新環境得到新的沖擊,尤如奶茶,要撞一撞,才夠茶香,才會香滑入味。正因工作性質居無定所,五時花六時變,我們漸漸成為無腳的雀仔。嗯,這是一個花心主因嗎?

近來看了一個廣告,片末的一句VO不禁讓我產生共嗚,我們作為廣告人,不就是每天反問著自己這樣的一句:「到底呢份工,仲有冇新鮮事架呢?」

人若離職後,不外乎是想找點新鮮事做,方為廣告人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