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1

城市風景&廣告

上個星期在倫敦Open City Docs Fest看了一部探討商業廣告看板和城市風景的記錄片。跟著導演的鏡頭,開始小小的城市與其廣告看板的旅行。 

電影從美國出發。

洛杉磯。 

除了好萊塢之外,對於這個城市的印象就屬她綿延不絕的公路了。這是個以汽車為主導而設計的城市,而廣告看板也順應了這個汽車文化,在她公路兩旁設置了大型廣告看板。更有甚者,因為這個城市的居民長期卡在車陣裡而出現了一個新興行業 - 在公路上‘遊蕩’的廣告車。 

在電影裡有句話:你怎麼知道你來到了洛杉磯?當你開始看到大型廣告看板,你就離她不遠了。我只是好奇 - 當這城市居民長期被廣告轟炸,到底怎麼樣的廣告才能被注意呢? 

我們來到紐約。 

紐約沒有綿延的公路,有的是一群想要‘反攻’城市公共空間的藝術家。他們把公共空間裡的廣告換上藝術家的藝術品 - 可以是畫,是藝術品,是表演,或者只是沒有廣告的白牆。鏡頭最後停留在一名舞者身上。在投射燈前的舞台上表演,她的影子反射在她身後的一大片空白牆上,她和她的影子在城市夜晚交錯成另類城市風景。

空白不一定就等於什麼都沒有。像藝術品,它讓我們停下腳步,思考。

孟買。上海。莫斯科。聖保羅。

這金磚四國裡的城市似乎都跟著洛杉磯的步伐讓商業廣告成為城市裡無所不在的風景。對於這無所不在的城市風景,電影裡訴說了這些城市居民面對這現象不同的態度。 

在印度,一名孟買市民在上班途中發現路邊的老樹為了設置大型看板廣告而遭受了被砍伐的命運。她開始對在她故鄉裡廣告看板提出來疑問 - 無可避免的,商業利益背後的勢力對她發出了警告。她其實要的并不多 - 只要求這些廣告遵守法律規定而已。法院判她勝訴。政府開始掃蕩非法看板廣告。 

在上海和莫斯科,電影裡并沒有反映出對這個現象的反抗,反而是以大型廣告來顯示國家社會的進步。 

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旁的廣告公路上有個BMW的超大型的看板。是個和公路成直角的另一條公路,上面有著和真車子一樣大的汽車模型, 就好像有排車子在公路旁騰空而起。它象徵著俄羅斯起飛了,電影裡的人這麼說著。俄羅斯靠著石油致富的故事就在這看板上。 

在中國,這些廣告被拿來和80年代開放之前的共產黨宣傳口號做比較。似乎在說,在這城市空間裡,誰在那個時空裡勢力最大就能佔據這些空間并借此加以強化自己的勢力。沒有人講法律,也沒有人講公共空間。 

最激烈的反抗來自聖保羅,他們通過了 'Clean City Law'。 大型廣告被拆下來了,懸掛在建築物外皮上的廣告也消失了。這是一個對大型廣告的全面宣戰。也是對視覺污染的全面反抗。很多聖保羅的居民說,突然發現這城市裡也有著豐富的建築歷史和城市風景。第一次,看清楚了自己城市的面貌。電影鏡頭帶我們遊歷街頭的時候,我似乎聽見這城市裡歷來的建築師在歡呼。 

我在想,廣告業可有認真思考過自己對城市風景的影響力?
我也很想知道,什麼時候我們也能看見自己城市的真實面貌? 

有興趣知道電影的人,留言給我吧。

4 則留言:

Stephen Chan 說...

我是"有興趣知道電影的人", 請告訢我:) thx

Tang Tsz Hong 說...

好想知是一部什麽電影...

Mandy Kwan 說...

我是「有興趣知道電影的人」第三人

Cherie 說...

不好意思 - 電影如下:

This Space Available by Gwenaelle Go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