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3

穿Legging的女孩


「為何她會把Legging當褲著的?」

「你的少女時代和AKB48不會穿Legging的嗎?」AE宅男你不要裝傻才好。「少女時代是穿熱褲、AKB48是穿莎裙、百折裙、校服裙,她們的Unique Selling Point是不能給這內膽褲所遮掩的!」AE宅男寫的Agency Brief從不出現甚麼產品的Unique Selling Point,對著喜歡的女生() 卻不花半秒便堅定裁定他們的賣點。早陣子他才開通了Google+Account,以盡公民的義務,參與AKB48的年度總選,一下子成為公司的Google+達人。

「那你為何不二十多年前便問超人為何底褲當褲著,還要飛天?」穿Legging的女孩在我倆身旁擦身而過,步伐仍是左搖右擺,, 宣揚國技”Fing 水髮,她就是招遙的SukiSuki年紀不大,入行年資不高,但在這公司待了兩年不到便升上Associate Account DirectorLegging不離腳,看似雙腿修長,查實個子不高,永遠愛穿著5吋以上的斗零跟,價錢牌亦常貼在鞋底裡固定的位置,她相信職位和跟的高度是按正比遞增的,滴滴答答的每天在公司穿插,那聲音對她而言就如跑車的引擎聲,滴答一刻,美妙動人,她正迷戀這聲音。其實她的衣著頗具廣告殖民地時期的色彩,廣告黃金期,外國人主導,那時今夜星光燦爛,客戶部每天光鮮出入廣告公司,因為他們代表公司見客,衣衫必須得體,有傳那時公司各俊男美女多出自客戶部。適逢任何公司晚宴和廣告頒獎典禮的話,女仕們自然下午休市,用心打扮一番,晚上便拖著晚裝踏著高跟鞋步入盛宴,各廣告公司相遇時,聲勢浩大,場館尤如旗海,大家爭艷鬥麗。嗯,這我也只是根據野史記載略知一二。Suki打扮的光鮮程度就是直迫殖民地時期,寧願上班遲到,也要把自己打扮得光鮮得體才肯踏入公司。Suki深信,做廣告,講求”Glory ,人不一定靠衣裝,但衣裝是很重要,這個Personal Branding不能忽視,不然”Glory 便失去了。正如HollisterGiordano,其實只是同一件衫,為何ABC遍愛Hollister?「型D嘛!」Suki沾沾得意的確認。或許這份「型」,只不過是緣於那鋪頭的黑媽媽。

一晚,找了Suki下班後喝一杯,很久沒和她喝酒了,碰杯間,各人的疲倦也像一併給碰出來,Suki吃著花生,看著花生伴著花生殼隨著Legging滑落,碰了她的紅色高跟鞋一下再墜地,每一天,不知有多少功夫像這花生給白費了,再墜地。我忽然感傷,有什麼過錯,其他人總容易嘻嘻哈哈帶過,我們西裝有什麼合理解釋都都總會被奚落被欺壓(嗯,原來網絡作家向西對某職業的描述,也適用於客戶部) Suki自在的喝著紅酒,再碰杯,沒想過安慰我,記得上一次和她兩人同碰杯,已是她初入職時的事。

Suki是典型的廣告女強人,我們眾西裝中她可算是最賣命的一個,電話響不停,一個人坐擁數個Campaign,不時在座位上昏睡,又會隨著Neighborhood的「呀呀呀!」而醒來,她是一個Execution王,任何Artwork也逃不過她的法眼,有時夜媽媽我也打趣和她比拼「對T&C(i.e. 查看廣告中的Terms and condition有沒有錯漏) ,她的法眼實在比我強,或許這樣說,那份Artwork實在錯得特別多。她對工作的體貼入微影響著她旗下的兩名AE,結果AE們也成為公司另外兩個Execution王,她們一行三人可是專責樓盤客的傳統勁旅,全因樓盤廣告的T&C實在多,為她們莫屬。一個西裝只懂「對Artwork」是不行的,還要「對客」,她和客的關係也不錯,然而她很有原則,遇上不公平的事,便要平反到底,公司紀錄由她創,她曾嘗過和客戶因Budget問題在電話爭論了六個小時,結果客戶敗了給尿急,認輸了。有一次,客戶刻意捉弄她,要她去酒吧和正在Happy Hour的他們開會,她堅決的拒絕,覺得這很不尊重,結果迫使客戶親自上來做Briefing。客戶很恨她?非也,客戶欣賞她的原則,吵過後又時常找上門給她New Project,始終為客戶好的事,客戶最終是會認同的。她愛公司,公司愛她,廣告世界是行歐洲時間,下班時間按歐洲時間下班,不是清晨時份也不能踏出公司門口,Suki則更誇張,嘗過36小時通頂,經歷五個會議和一個Pitch,最終回家昏睡,一天後又是一條好漢。

儘管對著工作她甚麼也是「沒問題!」然而面對感情,Suki則是包青天,鐵面無私,對著男朋友甚麼也「不行!」(北京腔) 她的前度男朋友正因為她才意識到公立醫院排街症其實也頗快捷。Suki醉心工作,前男友找她吃個午飯平均預約了半個月才事成,前男友興致勃勃的來到,Suki才配給男友半小時的共進午餐,還百般不願意的遲到半小時,即是沒飯吃,前男友的電話短訊,亦不多理會,開會去。久而久之,前男友終於瘋了,憤然的箍煲 (嗯是的,男的還未發憤女的已分手) ,上來公司Reception大吵大鬧,同事起哄,Suki則只在Reception淡然的說一句:「走吧,我還要開會。」絕塵而去,我還記得那時George百般感慨的拍拍前男友膊頭:「保羅,咪收屍,她已是一個活死人,不會再講究兒女私情了。」

Suki,一個像是為柔情女生而生的名字,套用在這個Suki上有點像Mr. 彈古典音樂,格格不入,她為著廣告而生存,生活九成時間也放在工作上,硬漢的背後,她很少流露她的情緒。一個疲累的晚上,看見Suki一個躲在畫房哭泣,從她的背影,認不出是日常的她,因那硬漢的身驅彷佛失去,一時間,我有點無從入手,不懂得安慰這個日常的女強人,她發現了我,紅著眼望過來,她沒有說話便轉過頭望著牆角繼續哭,那時候我第一次看見符合”Suki 這名字的她。我們深信,每個投身客戶部的女生,總需要大哭過一次,或以上,這是西裝的命運。

那晚過後的早晨,Suki滴答滴答,小跳舞的步入公司,她穿上了啞金色的Legging,這天的Suki,心情很好,我和她點頭微笑,一切在心中,興奮跳回座位的她,會是廣告界的另一個傳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