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2

深夜食堂:芙蓉蛋飯配白汁


“Twilight” 最引人(女生)入勝的地方是甚麼?不就是女主角「兩個都要」嘛,要愛彊屍,卻也愛狼人,塔上彊屍,也還要和人狼搞「人獸戀」,拖~~~~~~~拉,若一開始她就選定了,那“Twilight” 一集過後就可以收爐,沒有甚麼種族廝殺可。我們也有港版” Twilight” ,就是《單身男女》,又是「兩個都要」的拖~~~~~~~拉,那兩個Victim也同樣不是人,靚仔得不似人。

言尤在耳,我還記得那些年全公司的女生自發舉行普選時的「We哇鬼叫」,搞了半個月也決定不了選吳彥祖和古天樂才好,她們好像忘記了凡是選舉總需要一個基礎,這個Case,就是自己先要是高圓圓。

年少時雖無知,也知道民主的重要,故普選是贊成的,特首選舉有競爭也是好的,然而那時卻很憎那句口號:「有得揀,你至係老闆。」這一句的一小步,可是客戶的一大步,這一句然是「點醒」了客戶,導致客戶為彰顯自己是老闆,Layout一定要有Option,有得揀,佢才是老闆。

「有得揀」仍人之常情,日常生活我們也講求「選擇」,尤其女性則愛選擇,Shopping的真締不是”Shop” ,而是那選擇的過程,看見三數十對高跟鞋放在眼前,好一種「上天下地,唯我獨尊」的優越感覺。

在廣告的世界,客戶要Option,還要數個Option,迫出多Option,方為大老闆對於Option這個要求,我們已習以為常,故在度橋時也先和創意部協議,先有心理準備要給客戶Option,「唔好話我無提你,一個Option去客死硬架!」Option呢家野,等同和女生吃飯,不論是牛扒還是魚生,要準備一個她心底裡喜歡的Option,例如沙津,所以Option的學問在於如何在客戶的Expectation內給予選擇Option的潛台詞,就是「我諗好想要的野架啦,你要估到喎。」西裝部策略,是慣常Idea一開三,分別給客戶一個保險的Option、一個則是創意部喜歡的Option,最後還補上一個創意很爆炸的Option,務求在3OptionKO客戶之餘也不讓自己失禮。

當然,現實歸現實,女生仍可以是港女,不愛吃肉之餘又怕「生冷野」肚痾,兼嫌沙津太「齋」,即是說,「無Buy過」任何Option

「咁即係點呀?都要繼續做架啦!」George滿不在乎,或根本是「無晒符」嘴臉抽著煙說,他亦當然不會因他那港女朋友憎牛嫌齋怕肚痾而亂提出分手。

一個晚上的來臨,是不少人的終結,對我們而言,只不過是一個Signal,讓我們知道一天的工作去到甚麼Stage而已在一般人回家的路上,我們只是逆流而上,步向人群中的暗角處,略作休息,這是我們的「小息」,也是「腦爆」的一個Gap,我們的故事,就是較一般人多了每一個晚上

八時正,待George抽完第三枝煙後,我們走回熟悉的角落,吃一頓飯,因為八時過後,才可以Claim飯錢。西裝W從路口步出,眺望著從遠處過來的我們,他擁有一個像殺手般的別名,不是殺人無數,而是因為被殺無數,他是客戶玩弄Option下的典型受害者,他手頭上的廣告,已給客戶「典」了數十回,還未給Confirm Layout

我們的老地方,是一間普通到不能的茶餐廳,我們習慣點晚餐,一方面不想用腦,一方面,Within飯錢Budget。西裝W望著Menu,沉默良久,Suki忍不住說一句:「咳咳,現在放飯,請你不要望著Menu當是T&C的在對字。」我想,他是看透了一些東西。

西裝W沉默過後,招手向老闆說:「芙蓉蛋飯,走鼓油,配白汁。」全場傻眼,唯獨老闆故作淡定的回答:「可以,加十蚊。」George一口咬定他是自製食物中毒來索償工傷,我在想,他一定是要在這碟芙蓉蛋飯上找回一點自己在職場喪失的尊嚴,一個不留神,他應該會亂加辣油來扮辣裝作「必」眼水,以掩飾自己的哭泣,他一定會說,這是男人的浪漫,他沒有背上不浪漫罪名。正當我想給他一個關懷的「拍膊頭」,西裝W大叫:「哎呀你們不要癲了,我只是因為鐘意食,你不覺得好食的嗎?」老闆沉默的送上一碟芙蓉蛋飯,這個芙蓉沒有出水,只像死魚的攤在白飯上,和快累死的我們相映成趣,白汁竟是一碗的「另上」,這碗「白湯」,出奇的香氣四溢。西裝W喝了口「白湯」,再把白湯灑了在那條死魚上,結果,「鹹魚翻生」,這碟芙蓉蛋飯賣相雖奇怪,卻異常的美味可口,感覺很無印。

「其實,要Option並不可怕,最可怕是,客戶要硬把我們的Option合體,結果鐵板牛扒溝魚生,無眼睇。希望有一天,即使我Sell不了Idea,最低限度也能把好的Option合體,像這碟芙蓉蛋飯配白汁。」他那自信的眼神,很像一個殺手。

這個晚上,深夜食堂中就盛載了多一個小故事,飯後不情願的回到同一公司裡,西裝W望著電郵,興奮的回望,他的14th Layout,客戶Approve了。明天,又是另一個Option的開始,人生,果然是充滿選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