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08

開夜的浪漫


對面同事又傳來一聲怒號,沒有甚麼原因,就是在怒號:「呀呀呀呀呀呀!」宅男AE每天都在打賭說這同事一天必定會暴走,甚至過去關心一聲:「你是否吃了甚麼喪屍浴鹽?」。其實,真的很煩,客戶部吵得像活死人凶間,我索性把一張名畫print了出來,貼在電腦旁較高的位置,這樣便可正正遮掩著那同事的樣子。

「你這畫是甚麼來的?名畫來嗎?叫甚麼名字?」

「你聽不到嗎?吶喊。」我輕呷一口清熱飲。

這邊傳來怒號,創意部那邊卻傳來不少詩史式的音樂,數碼暴龍近來醉心於網絡文化研究,數據頗多,需處理的關卡更多,有時候他的人支撐得了,他的一部iMac也撐不了多久,除了重要的Briefing外,阿龍也是身不離位,會不現身,身邊人也為他的醉心動容,他的研習題目是甚麼?Diablo 3,踏入第四天的研究階段。阿姐曾發瘋的在找阿龍,拷問旗下AE (嗯,只拷問客戶部而已) 他在搞甚麼鬼,AE不禁歎息:「嗯,他忙著吃大菠蘿,3個。」

創意部不少創意人趁機「清假」,紛紛旅行去,熱鬧氣氛冷卻不少,畫房需處理的Artwork少了,藝人們 (i.e. Artist) 趁放Lunch時便飯也不吃組隊去附近球場踢波,這就是傳說中廣告人的Winning Eleven,流出一身香汗,咬著麵包、呷著口煙便回來繼續工作,太古坊一帶更不時舉行足球比賽,可說是廣告足球界的金帆大賽,好不熱鬧。不少女同事迷倒於這「男人的浪漫」,我們客戶部只求藝人們不要砌稿 (i.e. 製作Artwork) 時雄風不在,搞得手軟腳軟就好了。

公司正值淡季,各人也略為放鬆,廣告一行雖忙,但也不是全天侯的天昏地暗,偶然碰上Projects間的Gap位,或剛好沒有甚麼新Campaign時,工作量便隨之略為減少,踏入公司的淡季。空閒雖好,但空閒過久,我們自然周身不自在,忙著找東西幹,大約就如當你沒事好幹,也總要拿iPhone出來把那menu左右掃,就是習慣不了沒有把玩iPhone的日子。那個Neighborhood 或許就是遭客戶禁錮良久,一下子抽離不了,儘管不忙,也習慣了小事便「呀呀呀呀!」

客戶部面對淡季,先輕鬆,後滴汗,阿姐們壓力爆煲,深怕公司錢賺不多,命令旗下西裝出動打Pitch和”R” Job,結果一個小陽春變相深化了我們與其他部門的深層次矛盾,鄰部門輕鬆,我們忙。

有時候,懷念廣告的黃金歲月,亦懷念忙碌歲月,在商言商,一間公司空閒不是好事,空閒即是沒生意,沒生意即是需要追數,阿姐追數壓力大,各西裝壓力自然更大,這奇怪的生態也算是客戶部獨有,或財政部。開夜,其實很浪漫,看著漫長的工作,深感不憤,卻深明財源滾滾來的大道理,萬歲!我又為公司賺多了錢!夜蘭人靜,同事送上一杯熱咖啡,靜聲說句打氣的話語:「加油哦!我們還有30版PPT要準備罷了。」這是多浪漫的場境,大家抱著愛與勇氣的為一個Pitch而努力(i.e. 比稿,即是和其他廣告公司爭奪客戶的過程) ,多浪漫。廣告人慣性享受晚間的忙碌生活,一時間空閒了要七點下班時,有點不知所惜,一個人跑馬拉松,不能急停,因心臟會爆炸,要先緩步跑,慢慢習慣優閒的步伐,通常真正習慣時,假期已完。幸好,這些日子不多,多幸褔哦!

我拍拍在旁熟睡的Suki,「你的白日夢發夠了沒有,說著夢話也要是關於公司的事,夠了啦!」也許,這就是廣告人的奴性,開夜的浪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