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1

願我會渣火箭 帶你到天空去


今天,我坐在Coffee Shop裡,喝著 Latte ,望著鄰座四杯一我不會喝的Cappuccino,專心的偷聽著鄰座四位ABC 女生聊天的內容,我實在很想知道,外國人的對話是否特別好笑,為何她們總是「三句唔埋」就大笑一輪。結果,我發現她的內容竟然是:

“Oh really? Hahhaaaaa…”

“What? Come on dudeHahhaaaa…Oh really? Hahhaa…”

如是者同樣的對話持續了半個小時,嗯,笑點不同,或我根本不知道笑點藏在哪裡了。也許文化差異是會讓大家的對話內容有所不同,用詞語氣也不同。外國氣氛開放,人的話也自然放擔一點,奧巴馬會自信大聲的跟你講“Change” ,深得民心 (儘管後來他甚麼也Change不了) ,反觀香港,高官每講一句都要思前想後,寧願「講左等於無講」,也不願Over promise別人,說話寧願Flat,也不要「講野大聲等於無禮貌」,嗯,個人素質外,文化不同嘛。

4As廣告公司,根本上全是跨國公司,公司成員自然亦較國際化,公司內會有不少外國同事,某些4As公司,則會更遍重外國同事,故公司的洋人很多,香港廣告人於這些公司工作,會有點像在外國公幹的感覺。外國廣告人的存在,除是因公司結構促成外,亦是為給公司注入外國的視野和思維,達到「環球創意,地方智慧」的目的。外國廣告人也可作公司的生招牌,尤其和客戶開會話的,一個老外旁身,不單嚇怕一些外語不好的客戶,甚至有時會因客戶讚嘆於外國創意的「船堅炮利」,不問究竟的便接受老外口中的Idea,讓會議順風順水,不要看輕外國廣告人的力量。

然而對不少香港廣告人來說,看見外國廣告人尤如看見「佛地魔」,害怕正眼看見他們,甚至以「o個個人」作為代號,「你同o個個人講,睇下個layout改唔改得。」「我無同o個個人講野,你問佢啦。」有人更揚言,不要在有外國人的公司工作,無奈香港沒有一間叫《義和團》的廣告公司。其實他們不是存有甚麼歧視或不良好的感覺,有一次我問身旁的彼得,你堂堂一個叫彼得的人,為何不和外國廣告人打交道?「因為我唔想講英文。」

George無聊的經過,補充一句:「唔想講英文是其一啦,另一原因係外國人成日射火箭上太空。」射火箭?這不是北韓的專利嗎?甚麼射火箭呢?「他們的思維同我地有D唔同啦,成日將個Idea講到宇宙咁大,一枝火箭射上太空,但事後就無人知道可唔可以Execute到,你話點算!」有時候一些創意未免太流於理想,理想得像是教科書的Case study,這些創意聽起來讓人覺得口甜舌滑,卻可能是難以實現,最後讓大家落空了,作為客戶部的我們,最怕這些火箭。這也是,香港和外國的廣告人在創作上是有一點分別,在香港來說外國人在意念上是較前衛,香港人終歸也是實事求是一點,思前想後,先看過可行性、價錢等等才真正Propose給客戶,這對客戶部來說,當然實事求是好一點,不然火箭亂射上天空了,怎樣拾回來,客戶聽得開心,過後卻知道實現不能,不就生氣了。當然,他們會先把客戶部殺了,再找創意部算賬。

昨天才在一個客戶會議上看見一枝火箭準備升空,外國廣告人奧馬巴上身的45度角望著女客戶,女客戶在暈浪之際外國人拋出一句:「我們不如找陳光誠做太陽眼鏡的代言人。」(原文為英文) ,我的阿姐恐慌性頂撞外國人的補充:「哈哈你真識得講笑,你估我地係大使館咩!」(原文為中文)

幸好,火箭試射失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