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0

別問我是誰

在公司,別人不必知道你是誰,只要知道你是客戶部,有問題自然主動找你。

對面同事又傳來一聲怒號,滑鼠和滑鼠像是閃靈般的在狂震,拍拍拍拍拍,不是燒柴聲,而是同事的怒震。客戶部最初聽到這些突如其來的怒號時,還以為有同事積勞成疾中風了,拍拍拍拍拍,久而久之,大家也習慣於這些定期發出的噪音中,萬一有人猝死,必然慘無人知。我建議政府除要制定最低工時外,不如強制要求各廣告人在前安裝平安鐘,以策安全。

我並不打算刻意去安慰這拍拍拍拍拍的同事,戰場上,死傷難免,西裝壓力爆煲仍兵家常事,爆煲還好,爆而不箍煲,則捉蟲至深。一個西裝爆煲時,工作不留情、客戶不會哄,須自我調整心情去自我箍煲一番,不然情緒崩潰,工作則持續出事。女西裝還可一哭以舒失落的情緒,男西裝則難一點,我想哭還是哭不出來,除非你接受會給同事誤會你是基的可能。

早陣子看了《饑餓遊戲》,小朋友齊打交,女主角通山跑,災害處處,難題不能預見,會讓你死的不只是其他小朋友的飛刀飛劍,單是在山頭坐定定也會隨時死得慘烈。看過後,嗯,有點像我們客戶部的生活。我們也有所謂的天災,無法預防,除工作本身外,我們每天也務必遇上各種奇形怪事需要解決,簡單來說,公司上事無大小,哪怕是郵件寄失了、同事請病假了、客戶Whatapp沒有看了,只要是工作有關的,也需要電召客戶部解決。

「Courier跟我說,他把Color Proof遺留了在公廁!」快中風的同事怒號。

「據說是那送件的人肚痛了‥‥‥」秘書無奈的說。

「Courier肚痛又關我們的事!我的客戶氣得肚快爆!」同事寧願是中風了,那便不用背上這大大的黑鑊。

我輕喝一口咖啡,又聽見了一件有趣的Crisis了,入行前,不少人說過做廣告是講經驗,不是講學歷,某程度上也是對的,很多事真的要通過經歷才能學習得來,Crisis的無厘頭程度實在是博士論文也教不到你,不少日子,我們便在無厘頭的災難中渡過。

何謂無厘頭?試釋述之。有一次,要拍一個電視廣告,事前花了無數功夫去選定男女主角,客戶的挑剔程度誇張得過份,有機會再說,總括來講,幸好一切決定好了。一大清早,在沙灘開始拍攝,那些年錯過的大雨,很好運的真的錯過任何大雨、天朗氣清,導演心情好、拍攝進度好、客戶也叫好。本以為今日會是美好的一天,怎料「拍拍」一聲,男主角忽然倒下來。原來男主角在等待埋位時,「屎忽痕」的在原地活潑彈跳意圖泡妞,誤踩石頭倒下來,腳扭傷了。客戶一無所知、導演、創意部、客戶部同人目定口呆,那震撼尤如想當年眼見劉翔在奧運從跑道上退下來一樣,毀於一旦。這男主角可是要在廣告負責奔跑、踩單車等的娛賓動作,這男人殘廢的話,等同我們的廣告殘廢,還要在清晨便殘廢。

最後一個Creative Director走近男主角輕輕說聲:「我不是耶穌,但我要求你一秒內給我站起來,不然你的Talent Fee,我們一仙也不會給。」男主角果真站起來,但我們的Storyboard,就給他的一跌慘改了不少以遷就這傷患者,客戶部吐了數口血,客戶也無奈接受。災難,果真會送上門,所以你說,我們遇的問題果真千奇百怪。

作為一個客戶服務部的人,需要的是甚麼特質?單是簡單在地鐵站拿一本求職刊物,也總有機會看過不少名人「教路」,客戶部要醒目、要細心、要微觀工作、宏觀客戶的marketing plan‥‥‥其實,算吧,你只是做一個客戶服務部的人,不是做總統,更何況,你也明白,即使高如特首,也不是如傳說中所說的身懷十八般武藝,還不是一個普通人。書本講的只是一個模範,真正實戰中「用得著」的要求不多,正如說明書也會不問究竟把電話一切無關痛癢的功能也全告訴你,結果一部電話最終你會使用的功能也只是數個。說到底,我覺得客戶部第第第一步是要一眼關七,「捱得打」,坐定定去解決手頭問題才算,能解決好眼前問題,才再說甚麼要醒目、要細心、要微觀工作、宏觀客戶的marketing plan吧。

別問我是誰,請災難與我相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