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7

Life without passion is unforgivable

有感昔日廣告行業春光明媚,無奈只從典籍或前人口中略知一二,前人訓示聽似傳奇,卻感已踏入高層的前人和初入行的新鮮人際遇始終有所不同,最真實血肉模糊的80後廣告生活到底如何,現今正從低做起的廣告人又是如何,實在不能與昔日同日而語,甚至,無從稽考。

每當有人問起為何要做廣告時,我總會答,除了Passion,沒有一個原因值得你去加入廣告一行。廣告是一個自發性的行業,這些年、那些年,還是講Passion,要很熱血,像九把刀般仰天長嘯的那種熱血。認識廣告,或可先認識廣告的真實面,廣告工作,最貼切的形容,就是有人打趣的說過,若你發現很久沒有某朋友的消息,可能他是死了,或可能他是去了做廣告。工作內容千奇百趣之餘難題四伏、工作時數長、壓力龐大、薪金尚可、與八折的士為伴,和大廈保安頓成知己,晨光初現,原來又捱過一晚通頂,周而復始。

畢業良久,一餐半餐的溫故知新飯局免不了,謝主龍恩,客戶獲準下班出席飯局固然愉快,結果遲到甩底仍是家常便飯,友人先氣憤後諒解,把你定位為聚會的Freelancer,開飯一刻才知會你一聲。閒聊間,你和那誰那天加人工,自己累痕卻像條綠色的銹,頑固訓在飯枱一角,直到散場,拖不走,除了性質上較友人工作有趣,待遇薪金常被比下去。有樓買不得,有家歸不得,三過家門而不入易過借火,和家人同枱吃飯已成絕唱,驀然回家,那爸媽卻在燈火闌柵處睡覺,凄凄慘慘戚戚,初入行的廣告人,看似多姿多采,確是辛苦。

客套一句,廣告為一個創意行業,實則是賣腦賣時間賣人力的一種工作,風光背後辛勞不少,廣告人何以從中求存,我們需要Passion,一股隱藏的原動力去給廣告人打氣。Passion定義因人而異,簡而言之,就是對廣告工作的一份喜歡,喜歡讓你有意慾去堅持和探求,甚至去改善整個行業,這是廣告給你最大或唯一的動力去繼續在行內跑。不少資深廣告人,努力良久,仍留在戰地前線奮戰,已是超越追求薪金、職位本身的追求,是那份Passion,讓人不自覺的向前跑。好廣告,亦包含Passion,Passion本身也是富趣味性的,觀察別人的、自己的Passion,如何發揚發光,算是苦中作樂,或更是雪中送炭。廣告人常自憐,愛廣告,即使他傷了你的身,單靠興趣,抗通脹,繼續拼搏。

Passion是怎樣練成,視乎你是單純喜愛那看似明媚的廣告生活,還是喜歡廣告根本的工作性質,這是廣告前輩給予我這後輩的課題,若是後者,Passion便快速練成,且來得堅定。他日,街頭碰見廣告人,在為他們捱更抵夜感到奇怪的同時,不妨往他們的背後一看,可能他們正是滿佈Passion。

我叫柳凝之,在客戶服務部打滾、翻騰,畢業於香港某大學某傳理學系,青蔥歲月鑽研廣告,踏入職場順理成章做廣告,年資不長,亦不算短,深明當代新鮮人的入行境況,經歷無數捱更抵夜的廣告趣事,決定執筆寫作,但求在一眾前輩以下,多出一位廣告新人,從新人角度以文字導航,看香港廣告。廣告生活,不再神秘。

沒有留言: